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人權的通貨膨脹——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是人權?
如果耶穌不來到世上 我們就不知道的4件事
警惕中共对美国的基督教统战(下) 2013-11-20 21:45:05

警惕中共对美国的基督教统战(下) ——中共三自会对美国华人教会的统战与渗透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诗篇20:7-8: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他们都屈身仆倒,我们却起来,立得正直。


引言
 
2011年4月10日,北京守望教会因被当局剥夺教产无法举行室内正常敬拜的情况下,不得不进行户外敬拜,并因此而遭受逼迫,至今已逾两年多。期间由海外华人牧者王志勇牧师、洪予健牧师等人发起声援北京守望教会的签名,并在网络和各种媒体上征集基督徒的签名。到2013年,有470人签署了中文声援,有4751人签署了英文声援。也就是说,大约有4000多西方人签名,而相比只有零头的400多华人基督徒签名声援守望教会。海外华人基督徒的人数数10万人不止,但为何只有区区400人签名支持受逼迫中的家庭教会呢?这里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共长期以来对北美尤其是美国华人教会有组织、有计划的统战、渗透和收买,而中共基督教统战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海外华人教会切断和国内家庭教会的联系、全力与中共三自会搞好关系,掩盖迫害家庭教会的真相、营造中国宗教自由的假象。


在家庭教会著名基督徒作家曼德的微博中,他写了有关海外某些华人教会状况的五条微博:


如果我说海外华人教会大都害怕你讲国内家庭教会所受的逼迫,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基督信仰已成为麻醉信徒正义勇气的腐蚀剂了,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大多数基督徒都没有对提升华人人品人格起到应有作用,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不少教会成为只叫人信主而不渴慕神的公义、真理的传销组织了,你们相信吗?


如果我说海内外华人中不少所谓基督徒名人、作家,在与当权者苟合,成为妓女、男妓了,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一个基督徒仅仅因为敢于说真话,就遭到大部分华人教会的排斥,你们相信吗?如果有一天,中国开始了翻转社会的进步革新时,基督徒不仅不参与反而大力地阻碍,你们相信吗?


如果我说很多持美国护照的华人教牧、基督徒,只一味谴责美国的不是,对中国却不敢说半个不字,还满嘴的中央政府、合法教会,你们相信吗? 如果我说不少中国基督徒正成为自私自利、可以关心邻舍但从不关心国家、民族、社会的另类自动隔离者,你们相信吗?


如果我说很多海外华人牧者、主内刊物不畏惧上帝的震怒却畏惧太平洋另一侧的中央政府,胆小如鼠到可笑地步,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不少牧师讲道、主内刊物的内容,故意与当下社会、与中国人的真实处境拉开距离,对华人毫无警醒与提升,你们相信吗?


如果我说海外不少华人教会基督徒的政治观点还处在文化大革命的水平,你们相信吗?如果我说不少基督徒的社会正义感和良知都给狗吃了,你们同意吗? 如果我说不少基督徒对政治社会和时事的无知、迟钝达到了智障的程度,你们相信吗?


这五条微博虽然言辞过激,但的确反映了目前海外不少华人教会的真实现状:毫无公义、不关心受迫害的家庭教会,与中共尤其是三自会握手言欢。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众多,但中共对海外华人教会的基督教统战是重要原因。


无独有偶,网上有篇作者是庇哩亚的著名文章《海外华人中的“红色基督徒”现象》,写到:“红色基督徒有如下几个特征。第一、他们是世界上最虚伪的爱国主义者。一方面,国家取代上帝,成为他们的迷信偶像。另一方面,他们根本不顺服所在国家的掌权者,只是顺服中国的掌权者。他们中有一些移民,已经宣示入籍,宣示忠于所在地的国家。这等于却公开说谎;因为他们只是忠于中国当局。信仰不真与政治欺诈,这是爱国基督徒的本色。


第二、红色基督徒是丧尽天良的麻木看客。对中国所有的苦难视而不见,只会歌功颂德。所以他们总是为西方社会发生的苦难“祷告”,却对中国每天发生的矿难绝对闭口不提。查看一些海外基督徒办的网站,中国大旱、矿难等等,完全没有人注意。相反,为海地难民祷告与大量的插科打诨成了他们“属灵”的全部表现。


第三、红色基督徒是凶恶至极的帮凶。任何人敢于直面中国的苦难,他们都会起来围攻,说你搞政治,或者攻击“你的神学有问题”。他们对“搞政治”的敏感永远超过对苦难之中的受害者的关切。他们对中国受害者唯一的关心就是—— 美国也有受害者。而他们从来对“美国受害者”毫无同情之心,甚至一向幸灾乐祸。红色基督徒也是一群不学有术的人,他们是红卫兵精神在教会里的残余”。


的确,“红色基督徒”“红色牧师”在海外泛滥成灾,基本上已成为华人教会主流。这种现象导致海外华人教会总体上在推进中国基督教信仰自由和社会进步进程中几乎毫无作用微小,这也导致坚持家庭教会立场、关注中国社会公义的基督徒及教牧在海外处境艰难、四面楚歌、到处受压。“红色基督徒”“红色牧师”也是中共对海外华人教会统战的累累硕果,是他们的战利品,这值得海内外基督徒和正义人士认真反思中共对海外华人教会的有计划、有步骤的统战、渗透甚至策反。


一.最初对海外华人教会的统战


自中国改革开放后,随着中共统战部、宗教局恢复工作,它们的触觉就开始伸到了港台和美国华人教会。由于美国华人教会的教牧人员大部分是港台背景的,而这些美国港台背景的教牧人员也在看港台本地教牧人员的政治态度,所以,对港台的基督教统战,也就延续到对美国华人教会的统战。基督教统战工作的方法之一,就是拉拢、收买有影响力的重要人物、教派和教会。


根据舍禾弟兄《对三自的剖析》一书、陈鸽弟兄有关三自会的论述、台湾某牧者《当代大陆教会大事略》一文,我们看到在初期,中共对寇世远、滕近辉等名牧进行统战,使他们表态支持三自会,从而影响了一大批教会、神学院及信徒。


寇世远监督是台湾著名牧者,本来是台北灵粮堂第一位传道人,牧会10多年后,另成立基督之家教会。1978年寇监督赴美国成立旧金山基督之家第一家,至今已经发展到七家,在洛杉矶也有几家基督之家。寇世远监督的几个儿子大都是牧师,所以基督之家及寇氏家族在美国和台湾华人教会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1990年左右,寇监督就开始与中共控制的三自会进行联系。1992年寇监督访问中国大陆,受到统战部、三自会及丁光训的隆重接待,到多家官方教会、神学院讲道,并到医院看望丁光训的太太,为其祷告。寇监督返回美国后在海外华人教会界替中共三自会大力宣传、美化中共的宗教政策,而对家庭教会及宗教不自由现状一字不提。尽管1993年寇监督突然因病归了天家,但他对美国华人教会亲三自、远离家庭教会的路线,具有决定性影响。他访问三自会后,美国华人信义会、浸信会、宣道会、灵恩教会等教会人物,开始了到北京的朝拜之路、从此络绎不绝。


1995年6月,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社出版二卷本的《寇世远研经集选编(上、下)》,这可能是首位美国华人牧者的著作在国内被出版。而该书的序言就是三自会头子丁光训所写,编者语是另一个头目曹圣洁所写。丁光训在其序言中除了感激寇世远对其太太探望并祷告外,不忘自己的政治老本行,又在序言中鼓吹两岸统一一番。


寇监督的三自路线影响至今,2008年12月8日,远志明牧师等发起的旧金山特会通过的《旧金山共识》,因呼应中共的“和谐社会”、以“众教会”遮盖“家庭教会”、决口不提国内信徒受逼迫的惨状,而被有识之士称为是“和谐了中共、悖逆了基督”,而这次特会的实际操办者中,就不乏基督之家教会人物的影子。如今,寇绍恩等寇监督的几个儿子,已成为中共三自会教堂的座上客,他们凭借他们的影响力,使台湾、美国的众多信徒与中共三自会如漆似胶,而对受苦受难的中国家庭教会置若罔闻、有意漠视。


其实比寇监督更早接触三自会的,是海外华人著名牧师滕近辉。早在1984年9月由国务院提名、访问北京的香港基督教代表团中,就有滕近辉牧师。滕近辉牧师是著名的“双轨路线”的鼓吹手,即一手要抓“家庭教会”,另一手也不放开“三自”,即两手一起抓。在“双轨路线”影响下,1990年代前后香港主流教会倒向三自,他们与三自而非家庭教会交流合作频繁,这就如亚伯拉罕的侄子罗得渐渐地迁往南地,不知不觉间陷入在蛾摩拉、索多玛等罪恶之城中(见创世记13章)。


1997年7月5日滕近辉牧师在纽约基督徒灵命进深会进行题为《一半的真理》(即“真理的两面”)的讲道,其第3讲第11项中,论到三自教会与家庭教会,他说:“在中国大陆神用的方式最重要的是家庭教会,我希望将来如果福音在中国大陆更广的传开,更大的接受,更多的人信主,那个时候也没有压力了,家庭教会的方式应该继续下去。神已经藉着家庭教会的方式路线恩待中国的教会。。。。。将来公开礼拜堂的聚会和家庭的聚会还是应该继续的并行,让神在不同的场合,赐下不同恩典的方式,都蒙恩。我们常常听到家庭教会蒙恩的消息,也听到公开的礼拜堂教会蒙恩的消息,两方的好消息都有。也有些弟兄姐妹传来的消息,公开礼拜堂里面的会友参加聚会,也在家庭礼拜参加聚会,两面都参加,也成了一种沟通的渠道.


感谢神!今天(神)还是保守了三自的信仰,你看原来三自的领袖是新派的神学,但经过了这几十年的情况,他们很明显的主流信仰成了福音的信仰,圣经的信仰,很多人都体会到神的作为,神的恩典两边都有。


神在那里工作,圣灵在那里工作,我们也在那里工作,也在那里事奉,我们最重要的是认定信仰纯正不纯正?传福音的自由如何也很重要!用这两个标准,纯正信仰就是圣经的信仰,和传福音自由不自由这个原则两样来考虑”。


既是用滕近辉牧师的两个标准,信仰纯正与否、传福音自由与否,三自会恰恰是最有问题的。但是,他执意要走双轨路线,这不仅影响了香港教会,而且也极大地影响了美国华人教会。滕近辉曾在香港宣道会最大的教会宣道会北角堂当过牧师,1987年赴美任职华人宣道会神学院。他曾先后出任建道神学院及中国神学研究院义务院长,并曾担任宣道会香港区联会、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宣道出版社等十多间机构的董事会主席,世界华福会国际会荣誉主席等。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也就造成了双轨路线在华人教会中泛滥,导致不少华人教牧、信徒在三自会问题上一直迷惑跌倒不清。


1998年纽约的《世界日报》在五月十日刊出一个有四分之一版大的广告,题目是“何康生脱离建道神学院重要启事”。何康生当时住在美国加州,他回顾了宣道会建道神学院当年因为逃避共产党而从广西梧州迁往香港的历史。据何先生说,面对九七中共收回香港,为了避免赤化,他曾向高层建议迁院,但如石沉大海没有反应。1999是建道成立一百周年,会有庆祝活动,但何康生认为那是“三自”的胜利仪式,因为从109期的《建道通讯》来看,建道已沦入“三自”手中。 广告里还提到神学院的荣誉会长滕近辉牧师,何康生写到:“但是他的错误乃是在他有权力抑製三自的时候改为与三自合作,致铸成大错。”何康生又认为建道现任(1998)院长张慕暟与三自合作是“与死亡立约,跟阴间结盟”……


2007年2月9日记者于嘉豪在《基督日报》(香港)网站报道:2007年度的神学生日,今日(2月9日)上午9时半于五旬节圣洁会永光堂正式举行。来自香港13所神学院校合共约800名学生们相聚一起,同心以诗歌敬拜上主,聆听大会宣教信息。“衆人意料不到的是,敬拜时段有来自中国两会和神学院领袖出席,他们包括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季剑虹长老、中国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及培训部主任包佳源牧师,以及来自6所神学院(中南、金陵、东北、燕京、华东和四川)的院长和教授等"。季剑虹长老并致辞。如此大规模的“两会”人员统战香港众多神学生,的确少见。但这一切又是谁来安排的呢?


美国华人教会几乎一半的牧者都是出自香港,尤其是粤语教会,香港牧师少有不受滕近辉影响的不小。这些直接或间接被统战了的教牧人员又影响着成千上万的信徒,他们对中国国内信仰不自由、家庭教会受逼迫的现状毫不关心,对中国政治腐败、中共专制独裁的更噤若寒蝉、退避三舍。而那些为这些中国问题而奔忙的基督徒公义人士,却累次受到他们的群起围剿和打压误解和隔离。


二.目前对海外华人教会的统战


经过对有影响力的华人教会人物和教派成功统战后,美国华人教会大半江山已经沦陷,不仅如此,中共更变本加厉,从以下几个方面,加紧扶持自己的代理人,并统战渗透美国华人基督教界:


1.统战、渗透华人教会、神学院、教派联会、机构、团契及论坛、大会。


2.统战、影响海外华人基督教媒体


3.对在美国的家庭教会背景公义人士及机构进行攻击、隔离和排挤。


1.统战、渗透华人教会、神学院、教派联会、机构及论坛、大会。


中共三自会对海外华人教会等组织的统战分两种方法,一种是直接扶持代理人,另一种是让对方表态支持三自会(在海外华人教会界被曲称为注册教会、合法教会、公开教会)。根据网上一些在美国的家庭教会人士揭露,三自会扶持了一个叫“基督教人士交流机构”(Christian Leadership Exchange)的福音机构。该组织的负责人是余国良博士(Dr. Danny Yu)和彭永宁博士(Dr. Wing-ning Pang)。余博士出身香港,1966年移民美国,在富勒神学院获神学博士。


这个组织是在美国注册的一个专门针对大陆事工的福音机构。这个组织在大陆的绝大部分活动都是透过“三自会”进行的。几年来,该组织资助在北美免费分发三自会机关刊物《天风》杂志;从1999年起,每年定期邀请、赞助三自会领导访问美国,并为三自会举办筹款会。该组织也参与在所谓“中美基督教领袖论坛”的活动中。


据有关人士透露,这个组织每年为三自会筹款达百万美元,主要用于帮助三自会盖教堂、慈善活动等等。例如,2000年,该机构邀请了以三自会副主席邓福村为团长的三自代表团,在美国的西部与美国许多教会代表见面,在这次研讨会上,三自会向美国教会提交了一份要求援助方案,共有44个项目,从建堂到英语训练等等,每个三自会神学院的援建在15000美元左右。这几年每年都有这样的活动举行。显然,该机构无疑是三自会在美国的代理机构之一。


自改革开放后,三自会就有计划地派教牧人员到美国神学院读书留学并留在美国华人教会牧会,当他们成为主任牧师后,该教会就成为三自会在美国的代理教会。在洛杉矶、纽约不乏这样的教会。


除扶持代理人外,大多数情况是影响、 渗透改变华人教会、机构。除上文提到的基督之家和大部分受滕近辉牧师影响的香港教会明显地亲三自会外,不少教会、教会联会也被三自会统战。一位在美国的流亡家庭教会人士对笔者说,他在洛杉矶期间去过很多教会,如信义会、卫理公会、其他独立教会,问他们到中国与那些教会联系时,不少教会回答是:注册教会或合法教会。显然是指三自教会。有一个信义会,与三自会联系一直乐此不疲,当他知道流亡家庭教会人士的身份后,立即划清界限,再也不联络了。


海外华人教会界有很多教派联会,他们的负责人是中共三自会影响的重点对象。一个拥有近百名成员(教会)、名叫美国加拿大华人浸信会联会的组织,其最近的负责人在公开场合多次宣称,他们在中国的合作教会是公开教会、合法教会、注册教会。尽管联会负责人的倾向并不是每个参与牧者的倾向,但作为总负责人,具有无可估量的影响力。


对各类福音机构、神学院的统战也是显而易见的。目前在美国华人教会界,亮出旗帜支持家庭教会的机构,也就只有“中国福音会”、“对华援助协会”少数几个机构了。其他的福音机构,中共宗教统战部门及其三自会对他们经常进行访问,并邀请到大陆三自会、大学、学术机构进行讲座、讲道。一来二去,就成为三自会心领神会的朋友了。神学院方面,受亲三自的美国神学院福勒(FULLER)倾向影响,洛杉矶的不少华人神学院,也都实行双轨路线,从不强调家庭教会,对当代中国教会史有关家庭教会部分毫不作讲解。其他旧金山、纽约的几个华人神学院,也没有一个特别坚持要走家庭教会路线的。


全福会等基督徒商人团契,一直是中共海外基督教统战的重要项目。在香港、深圳很活跃的香港全福会,其负责人也经常出入中共统战部门。而美国加州的几个全福会负责人,也是中共统战部的座上客。尤其是很有规模和实力的洛杉矶全福会,其负责人据传本来就是中国外事系统的官员。该全福会经常举办中国主题的活动,在圣诞节、中国春节等重大活动中,经常邀请中国大使馆官员莅临现场,形成中共官员统战美国华人基督徒的局面。


中共三自会对海外华人基督徒的各种大会也非常敏感,经常派人进行渗透和统战工作。2008年12月的海内外华人教会“一代人的见证”特会,尽管有美好的动机,但由于三自会有关势力的介入和渗透,最后出台的《旧金山共识》并没有提及中国家庭教会,因此在受到各方诟病后难以为继。


对华援助协会网站曾经发布过一家庭教会牧者的文章《从中国家庭教会现实处境谈“华福”与<生命季刊>家庭教会立场之转变》,该文指出了三自会一直在影响、渗透着华福大会及《生命季刊》主办的中国福音大会。该文指出:“2011年9月12日——16日,世界华福中心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八届世界华人福音会议,取消了之前安排的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工作坊’分享,更没有公开邀请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参加会议。时任华福总干事李秀全牧师解释此事说:‘有人认为:我们在这种情形中不需要,給日后带来一个没有办法处理的后果。’而这只为‘能避开一些敏感的东西’。如是,整个巴厘岛华福大会,没有中国家庭教会的声音,没有为中国家庭教会祷告主题,也没有中国家庭教会的字眼出现”。


该文也认为《生命季刊》对家庭教会立场趋向软化:“2011年11月24日——27日,《生命季刊》在香港举办中国福音大会,来自中国内地教会逾5000弟兄姐妹赴港参加会议。然而,这次福音大会与2007年香港中国福音大会有着巨大的不同:一是参会人员并不明确要求必须是家庭教会肢体,有许多官方三自教会成员报名参加;二是所有大会讲员鲜有提及‘中国家庭教会’这一词汇,对家庭教会敏感问题彻底回避;三是大会没有安排为遭受逼迫患难的家庭教会祷告(包括北京守望教会)主题。2007年在香港举行的中国福音大会上,洪予健牧师、刘同苏牧师等为家庭教会慷慨激昂的呼吁声音,与会家庭教会同工在基督里携手共振的场景,已经成为过去”。


该文指出:“华福”和《生命季刊》在家庭教会立场上的转变与软化,并不能给自身利益带来多大好处,反而迎合了中共官方的意图,必会带来对家庭教会的巨大伤害。当然,“华福”和《生命季刊》之转变,跟三自会通过各种势力来影响、渗透前二者有极大的关系。


2.统战、影响海外华人基督教媒体


海外这几年涌现出众多基督教媒体,如《生命季刊》《海外校园》《中信》《恩福》《举目》《传扬》《传》等期刊,也有很多网络媒体,如《基督日报》系列网站、OC(海外校园)系列的爱看网等网站。这些媒体对中国大陆基督教界也有足够大的影响。


但是在守望事件发生后,除了美国“对华援助新闻网”、香港“时代论坛”网站大幅度报道、基督日报系列网站偶尔报道外,几乎不见其他基督教媒体的报道。反而海外的人权网站如博讯、参与、RFA网站倒是大规模报道。基督教媒体不关心家庭教会尤其是国内基督徒被迫害事件,已经成为不少海外华人基督教媒体的常态。


控制了媒体就控制了信徒对事物的看法,除了一些神学观念影响外,中共无孔不入的基督教统战,深深地影响着海外基督教媒体对待逼迫事件的态度。从硬的手段讲,如果媒体报道逼迫事件,那么网站就有可能被中共封锁、电视被关闭信号,而且主编、编辑回中国就有麻烦。笔者曾到台湾参观好消息电视台(GOODTV),负责人明确地告诉我,本台对凡是有大陆背景的传道人的讲道和节目一律不播,因为担心会惹麻烦并被掐断在大陆的电视信号。有一位基督教杂志主编曾坦承,为了能进到中国传福音,所以平时非常在意文章的敏感度。


而从软的手段,中共统战部门也不时邀请一些海外基督教媒体的负责人到中国大陆,讲道、召开学术会议,邀请参与有三自会背景的众多论坛、为其出版图书、加入笔会等等不一而足。通过这些统战手段,海外基督教媒体大都不谈敏感的逼迫事件,对社会公义、基督徒与政治、人权民主等话题,也退避三舍,当然,他们为这些“非政治化”的编辑政策包装了众多美丽的神学、圣经注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3.对在美国的家庭教会背景公义人士及机构进行攻击、隔离和排挤。


中共在美国的基督教统战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对在美国的家庭教会背景公义人士及机构进行打压,使他们揭露国内逼迫、为家庭教会呼吁的声音在海外华人教会界“消音”。


如在海外一直为家庭教会呼吁、为受迫害的信徒施以援手的本协会——对华援助协会,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海外华人中的众多“红色牧师”、“红色基督徒”们排挤、抵制和攻击,污蔑本协会“搞政治”、“利用基督教”、“搞解放神学”,许多重大的美国华人基督教论坛、会议,都拒绝和排斥本协会参与。多年以来,本协会所募集的对国内家庭教会的爱心奉献,几乎全部来自白人教会,仅有少数的华人教会参与到本协会的事工中。本协会长期在华人教会界被孤立和打压的状况,最真实地说明了中共对美国华人基督教统战的手段是何等的毒辣和凶狠!


除了对机构外,对在美的流亡家庭教会传道人也极尽打压之能事。很多家庭教会背景的流亡传道人深深感到:在中国我们受到逼迫,到美国了,没想到我们还是受到逼迫,而且这里不是政府在逼迫,而是华人教会自己。据前段时间在台湾立法院揭露中共迫害家庭教会、统战台湾教会的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郭宝胜介绍,他2008年流亡美国在加州读神学院期间,由于参与有关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的活动,竟被很多当地华人信徒给神学院施加压力,要求他不再参与此类活动。


郭传道在加州某华人教会实习期间,主任牧师多次接到电话,要求他们教会不再接纳郭作为教会实习传道。在此压力之下,郭传道不得不离开该教会。此后,在他不断实习或牧会的教会,此类事情还不断发生,某个势力一直在这些华人教会散布“他是危险分子”、“他跟法轮功搞在一起”、“跟他就回不了中国”等的攻击和谣诼。


据郭介绍,2011年他到休斯顿参加某基督教论坛,本来要带一些中国福音会有关家庭教会被逼迫的文字资料到会场,结果被会议主办者得知后禁止带入会场。就在这次会议上,一个从上海来的自称是基督徒企业家的人士对郭传道当面威胁说:“在美国做事要小心点”,此人并在多人面前说不要买郭传道的书,买了之后进不了中国海关云云。


一叶知秋,从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郭宝胜的身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在美国的流亡家庭教会人士是何等地艰难,到美国了,还受到中共统战的攻击和打压。所以很多家庭教会背景的传道人到美国后,或者绝口不提自己出自家庭教会,或者只在白人教会发展。因为华人教会都已经被中共势力渗透、统战得差不多了。


结语


彼得前书4:17:“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美国华人教会,这个不少成员与中国家庭教会有意无意地隔离起来的教会,在圣洁、公义的上帝面前,应该到了省察反思、悔改归正的时候了。由于自身的软弱,也由于扮作“光明天使”的“魔鬼撒旦”的狡诈和凶狠,致使不少美国华人教会被敌基督的中共政权及其帮凶三自会所统战、渗透甚至收买,替邪恶说话,让良善者寒心。而如果任由这种局面发展下去,不仅华人教会自身的公义圣洁受到玷污、符合圣经原则的神学难以建立、中国社会公义无海外华人基督徒关怀,而且美国赖以立国的宗教自由原则会受到侵犯,美国的国家安全也会处于危机当中。


最后,我们以基督徒的良知谨向美国政府和在美国的众多华人教会信徒及教牧,发出以下三点呼吁和劝告:


1.美国华人教会中的某些教会应该自行了断与中共三自会的任何联系,因为后者根本不是教会,而是共产党的部门。同时,美国华人教会整体上应该单单与中国家庭教会联系和搭配事工,扶持家庭教会在中国的长足发展;美国华人教会应该邀请受迫害的中国家庭教会信徒在美国华人教会界讲解逼迫真相、揭露中共暴行;


2.美国政府应该禁止中国国家宗教局官员、中国三自会高层教牧人员前来美国。因为这些组织对内是迫害中国宗教自由、打压家庭教会的专制机器,对外是进行宗教特务渗透和统战、威胁美国宗教自由的间谍组织;美国政府也应该调查与中共三自会等宗教特务组织有密切往来的某些美国华人基督教界人士,是否有收受中共利益、危害美国宗教自由、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


3.美国政府及国会应该邀请受迫害的中国家庭教会信徒,以各种方式揭露中共逼迫家庭教会、迫害宗教自由的真相,并与家庭教会有识之士商量对策、共同防范中共对美国无孔不入的基督教统战。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