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王怡: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转身
王志勇:从“控诉黑暗”到“见证光明”——
價值翻轉,與神和解 2014-03-02 13:05:18

【窗口】價值翻轉,與神和解


◎葉浩



8年前取得哲學博士學位時,面臨兩個前往牛津大學的機會:擔任研究員或攻讀神學博士——前者是個人的學術理想,後者則是實踐對上帝的承諾,也是對於所屬教會的牧養需求之回應。不過,歷經多日的禱告之後,神卻揭開我隱藏多年的破口,指引我返國任教。


這個破口來自讀了3年的高中一年級。那是台灣社會爭取民主的動盪年代。剛上高中時我首次聽聞二二八事件,深受震撼,訝異於國家機器可以如此掩蓋一個天大的事件,藉由白色恐怖讓人民失語,讓社會集體失憶!第二年目睹了鄭南榕自焚和天安門事件,第三年靜坐聲援野百合學運。這些校外發生的事讓我不安於教室,並且對中學歷史教育徹底改觀,也成了師長眼中的偏激分子。


我曾多次進出輔導室,但記憶深刻卻的是那些可以讓人看成蝴蝶或蝙蝠、少女或老婦的圖案——據說,第一眼看成蝙蝠或老婦、且在提示過後仍然無法看成蝴蝶或少女的人,處於憂鬱狀態!雖然我可以切換觀看,但終究沒能讀完高二。在一連串的家庭革命、休學退學、自殺未遂、詛咒上帝之後,遠赴倫敦。


英國高中課程採選修制度,當年我選修了心理學,從中得知上述的切換觀看乃「格式塔轉換」(Gestalt Switch),也理解了人類的世界觀同樣能夠切換,經歷價值翻轉,例如,民主化前後的人民對於同一個政治事件可能有兩種完全不同的看法。


原本厭惡的歷史課成了最愛。英國的高中不用背書,考試只有申論題。第一堂課討論「歷史如何書寫」——以誰的觀點,誰的立場,誰為主角來書寫。上課則分組進行角色扮演,例如,討論二次世界大戰時,全班分成兩方陣營進行辯論。歷史的學習主旨不在於接受黨國意識形態,而是藉由角色的切換來理解他人的立場,藉此擴展自己的眼界與心胸。


我的反社會人格和憂鬱症不藥而癒。不過,雖然就讀愛丁堡大學後期已回到團契,也輔修神學,但始終持續與神拔河。直到有一天,當我帶領大一學生討論奧古斯丁思想的時候,聖靈開口對我說:「上帝是愛,你務必與愛你的神和解!」於是,我回到教會,參與服事,隔年接受堅信禮,成為聖公會信徒。


上帝指引的返國任教道路,艱辛困苦,卻是我與祂和解的最後一哩路。目前的學術研究涉及藍綠對立、兩岸關係以及東亞國際政治三個層次,全都關乎集體記憶與和解以及歷史該如何書寫、公民社會如何可以進行價值觀的切換,化解仇恨。幾年下來,我更加明白上帝的奇妙帶領,以及祂在每個人生關口上的不離不棄。常對學生說,如果一個人的興趣、天分、職業、使命剛好一致,那是非常幸福的。感謝上帝所賜出人意表的幸福!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