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丰富的神
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眼光 2005-11-02 15:45:16

                             眼光


      時光,靜悄悄地流逝,Harry在許多人的禱告中漸漸改變。我感覺黑
夜似乎將盡,我期待的心也仿佛觸摸到爭戰路旁的『終點』字樣。我問自己﹕
還有多少天,我將可以不再爭戰。還有多少個月,我就會和別的媽媽一樣,我
將在夜裡與孩子促膝談心,我也將在孩子的爭吵中歷經煩燥,同時也會飽嘗一
個平常母親的憂傷和歡笑。可那日子何時來到?每一天,我都感到那時刻將
近,但每一刻,我卻在掙扎中看到盼望遙遙無期。

      昨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個令人震奮,也令人沮喪的世界﹕一
個女人在國友的身後出現,可我在夢中卻知道她並非是一個人,當我奉耶穌的
名斥責她時,她竟在眼前化為一道輕煙,逃出家門。國友看到一切,不禁感
嘆﹕“哇,原來爭戰就如此簡單!”是的,我們手握著主耶穌的權柄,爭戰當
然就該這樣簡單。

夢中,我又看見家中的牆壁出現了一個五光十色的大門,推開門,我發現了一
間從未知曉的大客聽,房裡有一個大魚缸,魚缸中橫著一條已死的金色大蟒。
我看見,一條條黑色的小蛇從牠的肚中游出,在我眼前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
多,不一會,魚缸裡就擠滿了蛇。一個意念告訴我,這些蛇現在還不能傷害到
我,可這魚缸會有擠破的時刻。

醒來後,縱橫交錯的蛇依舊在腦海中盤繞,而這畫面又似曾相識。記得一個月
前的一個清晨,等候神時,我眼前曾出現過同樣的畫面,當時,我不明白為什
麼那麼多的蛇被擠在一起,也不明白為什麼那時我的心說﹕這些蛇還不能傷害
到你。

      想到夢中的幽暗,我不禁默默長嘆﹕何時這黎明前的黑暗終會消散?
何時我將熬過這長夜漫漫?前面,多少個爭戰依然等待?路途中,多少個攔阻
終會拆散?此時,我的眼睛注視著這種種無奈,心中頓時疲憊不堪。

      此時,國友沉睡在夢裡。我知道,他已經對爭戰失去了興趣。失望
中,我將手輕輕放在他的身上﹕主啊,我地上的良人何時能從夢中甦醒?我又
何時不在爭戰的路上形單影只,獨自嘆息?主啊,告訴我,他身後的黑暗,開
啟我,他心中的昏眛和蒙蔽,顯露他身上的捆綁和轄制,釋放他進到天國的豐
盛之地。幫助我每天為他禱告,引導我時常為孩子的醫治宣告不息。主啊,我
需要從你來的力量,我渴望在你的愛中環繞…

      我不知道自己禱告了多久,只感到枕頭已被淚水濕透,迷茫中,我又
跌回夢的深處。我知道,在自己的眼光中,我抓不著神的應許,也找不著自己
的盼望。

      早晨的曙光透過窗簾,屋內漸漸明亮,我起身走出臥室,看到十五歲
的大兒子Mark的臉龐。我想起,他曾經幾乎和Harry一樣,他的impulsive
behavior 曾攪得我們徹夜難眠。多年前,鄰居,老師,社工人員,甚至警察都
曾登門“拜訪”,與他們解釋和澄清曾是我們的家常便飯。

此時,他正靜靜地坐在桌前做功課,臉上泛著稚氣和清純。如今,他已變成一
個安靜的乖孩子。我卻沒有意識到他的改變在何時發生。他不是曾被醫生判為
自閉症嗎?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個星期前,高中校長打電話讓我們把Mark領回家,並
勒令他停學一天,因為他在學校裡不停地打擾一個同學。回家後,我半天沒有
說話,我以為他的老毛病又犯,而該教訓他的話我早已講盡。

“媽媽,我錯了,我不再這樣了。”他用英語開了口,但我並不想聽,這句話
我已經聽膩了。“今晚,我會寄電子郵件向Jamie和爸爸道歉。”他的眼裡帶著
誠懇和悔意。

回家後,他沒有去玩電腦,而是坐在桌前,做了一個晚上的作業。當我提醒他
上床睡覺時,他說﹕“我要等著爸爸,我要向他道歉。” 我有一些驚訝,我不
記得他曾主動道歉。

由于第二天我不上班,我告訴他,我會帶著外公和外婆去買菜,並且去一家中
餐館去吃午飯,我說,道歉以後,他可以與我們同行。我知道,Mark最喜歡這
家餐館。“我就在家做功課好了。”看著他自我懲罰,我有一點心痛。我發
現,這一次,他與以前不在乎的樣子大相徑庭,從他身上,我看到他心中真實
的悔改。我不知道,他如何有了這番改變?是因為我每一天為他的禱告嗎?還
是因為他和教會的青少年一起開始了內在生活的操練?我感到,他的身上有
Harry的盼望,而這改變是因父母用禱告把他放到神的手中,帶到神的面前。

一天晚上,我帶著Harry準備去李牧師的禱告中心。出門前,Mark問我,他能否
和我們一起去。我說﹕“我們並不是去開party. 而是去禱告。”他點點頭,我
看到他手中的聖經,看來,他完全明白。

坐在禱告中心,我和Mark一同翻開聖經,他提議,我們一起讀詩篇一百二十一
首﹕“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 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
間,月亮必不害你。 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
命。 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我想到那個夢,想到
心中的那份懼怕。是的,神就在我的身旁,我為什麼依然害怕?我想,那是因
為我的眼光注視在人和事上。
兩個星期前的等候神聚會以後,鐵夫告訴我一個關于Harry的異像﹕他看到
Harry的面前有一個大盤子,盤中裝有各色佳餚。他說,神正豐富地喂養著
Harry,以補回他逝去的時光。是的,在不容易的環境中,神向我展現啟示的畫
面,讓我在祂的眼光中看到盼望。
我想起小家中常常唱的一首歌﹕“不管天有多黑,星星還在夜裡閃亮,不管夜
有多長,黎明早已在那頭盼望,不管山有多高,信心的歌把它踏在腳下,不管
路有多遠,心中有愛仍然可以走到雲端。” 因為“上帝的心看見希望,你的心
裡要有眼光。”
是的,如果我的眼睛只是注視著面前的煩惱,我的心只能落入沮喪和徬徨。而
當我轉眼看耶穌,在祂的同在中擁有祂的眼光,我就在困境中看見希望,黑夜
中看到盼望。主啊,讓我今天就擁有你的眼光…


劉帆
2006年10月27日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