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基督徒可以換教會嗎?(歌珊)
谢选骏: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前行政院長張俊雄卸任後 投入輔導監獄受刑人、傳福音的工作 2016-05-13 11:16:58

鄭捷:我不想活 張俊雄:別人想活阿

台灣醒報 記者林意玲╱台北報導
前行政院長張俊雄退休後成為監獄義工,曾經兩度探視過殺人犯鄭捷,他問鄭捷為甚麼要殺人?鄭捷回答說:「我不想活。」 張俊雄立刻反問:「但別人想活阿!」鄭捷便默不吭聲。張俊雄感嘆說,「把人關進監獄不是為了報復犯罪的人,而是教化他們正常回歸社會。」他說,20年來監獄受刑人的人數增加了40%,若不理他們,未來犯罪問題會越來越嚴重。

張俊雄也感嘆獄政說,監獄內1個教誨師要負責400個受刑人,結果連名字都無法完全記住,談何教誨?反而讓監獄變成犯罪研究所,犯小罪的關進去,反而跟比較大尾的重案受刑人學如何犯罪、躲警察等,監獄的功能完全喪失了,等於反其道而行。

以下是訪談全文: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您卸任行政院長後的這8年來,拒絕院長禮遇、經常在全台各個監獄走動、關心死囚,想請教院長針對鄭捷槍決伏法,您第一個感受是什麼?

鄭捷是重要的研究案例

張俊雄:我曾看過鄭捷2次,也跟他談過話,當然他的眼光讓人一看,心裡就很不舒服,話也不多,是個很特殊的孩子。我曾問他,你為什麼殺這些人?鄭捷回答說,「我不想活」。我就說:「你不想活,但是你殺的那些人有哪一個是不想活呢?」

我覺得現在是否廢除死刑、該不該槍決鄭捷、由哪一個政府執行等都不是重點,因為很難得有這麼極端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光是趕時間在幾天內槍決他,受害家屬是痛快了,但實際上針對鄭捷這種殺人犯,應當更深入的研究他的一舉一動,把這個極端的例子可以給後人、家長、與學校一個教育的例子及警惕。這一點我們沒有做到,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

鄭捷不想活到底家庭因素怎麼樣?父母之前的關係、子女關係、或接觸到的社會環境如何,我們應該好好的研究,畢竟鄭捷殺人的事件,他與家人、受害者已付出極大的代價了,應該給其他家長、學校或相關機構,在孩子的教育上作參考,就這樣快速的處決了,我感到很可惜。

痛苦環境中的平安

在一個案件進行訴訟的程序中,受刑人在監獄面對的是痛苦、煩惱的環境,要怎樣獲得內心真正的平安?有的死刑犯在監獄中會發瘋、有的則已死心,甚至寫信給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說,「不要跟我說其他的,把我槍斃就對了。」也有的在緊張與恐懼中一天度過一天、第四種是接受信仰,只有在信仰中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

曾有死刑犯寫信給我說,「張院長很感謝您,我的生命不曉得剩下多久,但因為信仰,給了我平安的心情。」你看,從監獄寫信出給我,需要經過多少關卡?有時我都還沒收到信,雜誌就刊登出來了。聖經上的保羅在帖撒羅尼迦書多次寫到,在信仰中就算遇到很大的困難,心裡卻還是很平靜,能不斷的感謝,不管在任何環境中,做我們可以做的,剩下的交託給上帝,由上帝為我們做。

投入受刑人輔導

自從我2008年卸任行政院長後,我很清楚跟黨內講,我已經經歷了2次的政黨輪替,我想要去關心及教育受刑人與未滿18歲的孩子們,因為他們沒有選票,常常被立委、政治人物忽略,而與20年前的受刑人數相比,受刑人增加了40%,這對台灣社會來說,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而在受刑人、煙毒犯等破碎家庭的後代,成長環境中也會在心裡感受到許多壓力,就可能走入上一代的歧路,這也是我在經歷兩任的行政院長任期後,為什麼選擇卸任就拋棄隨扈禮遇等,願意親自到各個監獄做福音工作的原因。而我們要如何去幫助這些受刑人呢?我想,使他們因為悔過而心情寧靜,就是我最大重要的工作。

問:就您跑監獄輔導超過8年的經歷,對政府在獄政工作上的建議是什麼?

監獄成為犯罪大學

張俊雄:當前台灣很多人認為,「為什麼要理這些壞人?」其實監獄的存在是要改變受刑人們的反社會性格,但台灣的監獄卻成為「越關越大尾」的犯罪教育場所,像煙毒犯常常戒不掉毒癮,只有死了才會改,這是當前台灣社會很嚴重的問題。

很多受刑人在出獄後都找不到工作,因為當雇主知道他曾是受刑人,就不會雇用,這種找不到工作的煩惱、孤獨感會讓人十分煎熬,若往後有機會遇上老朋友,再次碰到毒品也很難抗拒,因為只要吸食毒品就可以忘記很多煩惱,而吸毒會伴隨許多的犯罪。

就煙毒犯來看,從監獄走出去100個人,在第1年超過20個人回籠,到了第5年就會有超過70%的人回監獄,這是當前社會很大的問題。大多民眾會認為這些人該死,但應該更正面的去面對問題,否則犯罪問題將會越擴越大。

關進監獄不是報復

我舉簡單的例子,我們關犯罪的人,不應該是為了報復他做了壞事,而應是教誨他的反社會性,並能在正常的社會中生活。然而,現在監獄內1個教誨師就需要負責400個受刑人,連名字都無法完全記住,在教誨上起的作用很小,反而讓監獄變成犯罪研究所,犯小罪的受刑人關進去,反而跟比較大尾的重案受刑人學如何犯罪、躲警察等,監獄的功能完全喪失了,等於反其道而行。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到監獄中傳道,唯有在最艱困的環境中擁抱信仰,從信仰中體會到平安,才能徹底解決一犯再犯的問題,現在許多受刑人悔過、改正,大部分都因信仰而重生。

問:現在蔡英文團隊即將執政,您所看見、了解獄政的現象,能不能跟同是綠營的老朋友提醒一下?

張俊雄:我還沒有見過準法務部長邱太三,未來若有機會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會向小英團隊提出獄政建議。我們從政幾十年,就是為了台灣這片土地提出建議做改進,這是理所當然的。

把生命交託給上帝

問:最後請教院長,您現在80多歲了,最近身體怎麼樣呢?

張俊雄:80多歲年紀也大了,平常有時候頭會暈眩,但為了傳上帝的福音,還是會到處跑,像上週就跑到花蓮,昨天上午跑到台北、下午到台中女子監獄演講了1小時,之後又到外役監獄,最後才趕回高雄,一整天的行程累得很。但什麼時候要走,我都交託給上帝了。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