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韩国,一个被上帝祝福的国家
7000個教會的禱告:俄國通過反恐新法並限制基督信仰
陳逸凡/中國宣教的難題 2016-07-24 19:44:42

陳逸凡/中國宣教的難題

這一週來國際上發生許多大事,包含法國尼斯恐怖攻擊、土耳其軍事政變、美國殺警案等,然而最牽動台灣人敏感神經的,當屬知名演員戴立忍被指控為「台獨份子」,已殺青的電影慘遭中國劇組換角一事。為此,戴立忍特地在微博發表道歉文,鉅細靡遺解釋自己「外省第二代」的身世,自幼接受「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教育,也未參與任何政黨組織。

他細屬自己近年來所關心社會運動的動機,表明「在台灣我關心的不是誰當選執政了,我關心的是政策是否照顧平民百姓、整體資源分配是否公平、生活環境是否更加妥善?因此,過去幾年看到某些弱勢個體、弱勢群體的求救被忽略時,我會透過臉書轉發,希望他們的處境能被看見。」然而這樣的真情告白仍無法改變遭到換角的事實。

近年來中國雖然在經濟上取得亮眼成就,但政治上卻仍無法脫離狹隘的種族民族主義(ethnic nationalism)觀點,總是以血緣世系作為構成要素,三句不離「炎黃子孫、血濃於水」,背離了台灣與中國分屬兩個不同「想像的共同體」的政治現實。

平心而論,「台灣獨立」的政治主張不應該被污名化,更何況戴立忍關懷的各式公民議題,確實與所謂「台獨運動」沾不上邊。中國此舉也引發台灣年輕人的不滿,在臉書舉辦「第一屆向中國道歉大賽」,以黑色幽默的方法表達抗議,甚至連國際媒體BBC都專文報導。

面對中國廣大的宣教禾場,台灣教會如同台灣藝人般,需要小心謹慎。若要進入中國宣教,也得面對政治上艱難的處境與挑戰。因此有的教會選擇沈潛於地下,小心躲藏政府的監控;有的則選擇與中國宗教局把酒言歡,嚴格自我審查並且自我閹割,並認為這是為了宣教不得不的妥協。卻不禁讓人省思,這樣的做法真的是上主所樂意看見的嗎?

回想早年來到台灣的外籍宣教師,在當時威權政府的管制下,有人選擇默默扎根偏鄉,以一輩子服事這片土地;然而也有不少宣教師選擇力挺民主改革,當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就有多位外籍宣教師不懼怕讓自己身陷險境,偷偷攜帶台灣政府迫害人民的證據及教會發表的宣言出國,向國際媒體發聲求援,有多位宣教師因此遭到驅逐出境,《台灣教會公報》也曾製作「為義受逼迫 緬懷來台宣教師」專題報導,紀念他們為這片土地所付出的一切。

試想,這些宣教師若在當時也選擇了「自我審查、自我閹割」的路線而默不作聲,甚至與威權政府把酒言歡,台灣教會,甚至台灣社會的今日,是否會是另外一種不同的局面呢?

當前的中國政府對宗教嚴格管控,宣教自然必須要有更為靈活的策略及思維,不必然要以強碰對抗的方式彰顯公義;同時我們也可以理解,面對中國「政府」的極端作為,不能夠與中國「人民」劃上等號,否則很容易同樣落入狹隘的種族民族主義觀點;但在靈活宣教與理解人民之外,更應該謹記,不能因為貪圖「宣教業績」選擇背離信仰精神,與黑暗的權勢合作妥協。

當年摩西與法老王交涉,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並沒有撇清說這是一個「無關政治」的行動,相反的,這是十足政治性的活動,即便與法老王交涉失敗,也以上主的旨意為優先,上主也親自帶領看顧。當年台灣的外籍宣教師選擇救援政治犯,並沒有因為「牽涉政治」就選擇逃避閃躲,他們的付出也促成台灣成功民主轉型,留下美好的見證。面對今日的中國,台灣教會的選擇又會是什麼呢?

(圖片出自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經重新編輯剪裁;浙江省蘭溪市為了用愛國引領愛教,強化愛國主義教育,在全市69處宗教場所都要求懸掛國旗。)

作者簡介/陳逸凡
《台灣教會公報》記者,喜愛閱讀、電影、棒球及寫作。
在長老教會沃土中獲得成長所需養分,後於哲學世界與教會圍牆外悠游伸展,而今再次被主尋回。信仰告白為「每個基督徒都是第一代」。

台灣教會公報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