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審判是光(上)
約瑟和他的弟兄們-4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黑名單總統
拜上帝,還是拜撒旦? 2016-08-12 01:25:56

拜上帝,還是拜撒旦?
余杰
路透社的一篇報導揭露,近期中梵關係有了重大突破,雙方將就主教任命權問題達成一份協議。報導更稱,教宗方濟各可能會赦免八名由中國政府任命主教的罪名,以向中國示好。甚至有教廷的官員揚言,一旦雙方達成某種妥協,教廷可以在一夜之間將使館從台北遷到北京。

如果今天的教宗是秉持天主教2000年傳統、堅守宗教信仰自由原則以及由信仰中生發出的正義和人權觀念的約翰.保羅二世,教廷不會做出這種荒腔走板的決定。

波蘭裔的教宗保羅二世,深知共產黨在波蘭以及其他國家的統治是何等的黑暗與殘暴。他當選教宗之後,拒絕與共產世界妥協,呼籲天主教徒遵循良心呼喚、從事非暴力反抗。他充當了抗衡武裝到牙齒的共產世界的中流砥柱,以道德和精神的力量幫助人民推倒了東德領導人昂納克號稱「一百年都不會倒下」的柏林牆。二戰之後,兵強馬壯的蘇聯獨裁者史達林曾經輕蔑地說:「教宗,他擁有多少個師的軍隊?」這個神學院的叛逆學生並不知道,最有力量的不是武力,乃是真理。

1979年,教宗約翰·保羅二世對波蘭的九天訪問,就是對史達林的問題強有力的回答。歷史學家多勃雷寧指出,「這是一種完全超越了蘇聯領導人想像的發展」。而歷史學家在約翰.劉易斯.加迪斯在《冷戰》一書中指出:「當約翰·保羅二世在1979年6月2日親吻華沙機場的土地時,他開啓了這樣一個進程:波蘭的共產主義將走向終結,最終歐洲其他所有地方的共產主義也難逃同樣的命運。」約翰.保羅二世在演講中意味深長地提醒波蘭的當權者,教會對宗教信仰自由的宣揚「完全符合包括波蘭憲法在內的國家和國際基本文件中製定的原則」。他更鼓勵多年受到壓制的信徒:「你們一定要堅強,親愛的弟兄姊妹,帶著信仰的力量,帶著希望的力量,帶著愛,它能戰勝死亡。當我們擁有上帝的靈魂而堅強時,沒有什麽值得害怕。」

他反複帶領信眾吟唱那首題為「莫懼怕」的聖歌,上百萬人與他一起吟唱,其中有許多是波蘭共產黨此前認為已經成功灌輸了無神論信念的年輕一代。堅持真理的教宗約翰.保羅二世與美國總統雷根和英國首相佘契爾夫人一起,形成了併肩作戰的「三駕馬車」,最終埋葬了蘇聯和東歐的共產制度。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sites/default/files/images/insert/policy/pjp2.jpg
約翰·保羅二世與德蕾莎修女(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合理使用)

而今的教宗方濟各,是天主教歷史上第一個拉美裔、受解放神學影響、持極左派政治立場的教宗。正如歐巴馬兩度當選美國總統、執政八年是美國一個世紀以來最大的災難,歐巴馬的一系列政策不僅讓美國的若干立國價值遭到嚴重侵蝕,也使得美國在國際上的地位、聲望和影響力直線下降,歐巴馬堪稱美國最大的賣國賊;那麽,方濟各當選新一任的教宗也是教廷近代以來最糟糕的決定,他與西方理智不清的左派分子彼此唱和,向越南、古巴、中國的獨裁政權暗送秋波,他對天主教信仰的傷害甚於中世紀那些荒淫腐敗的教宗。如果方濟各在任期內實現與中國建交並與台灣斷交,甚至到中國訪問;那麽,表面上看他似乎取得了歷史性的突破,但外交上的「成就」無法掩飾因為放棄價值的堅守而給教廷帶來的重大衝擊,以後教廷就更難以堅持和倡導宗教信仰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了。

忠於上帝的教宗的時代,當然就有忠於上帝的樞機主教。上一任香港的樞機主教陳日君被港人視為香港的良心,其在任期間多次走在街頭抗議的前線,近期也常常在博客上撰寫文章,對中梵協議提出質疑。其中一篇文章指出,有站在中國政府一方的人希望教廷與中國簽署協議,「把現在的不正常狀態認同為合法」。他呼籲香港和中國的信徒守住良心:「如果你們照良心覺得任何協議內容是違反我們信仰的道理,你們不需要跟著走。」

而忠於撒旦的教宗的時代,也必有忠於撒旦的樞機主教。如今的香港樞機主教湯漢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教會與普世教會的共融合一》的文章,稱讚教廷與中國即將就中國天主教會的主教任命問題達成諒解:「聖座與北京之間的協議是人間對話的典範,是雙方關係正常化的開始,相信雙方今後會繼續本著彼此信任將對話進行到底。」他認為教廷不必批評中國的人權問題:「天主教會使命不是為改變國家的機構或行政組織,不能也不應該介入實現社會正義的政治鬥爭中。」他進而認為中國主教的任命可以「因地制宜」,此前有「越南模式」,未來也可以有「中國模式」。文章最後形容,天主教會視中國人與中國執政者為「追求聖善、正義等普世價值的朋友」。

拜撒旦「不亦說乎」的湯主教大概忘記了,追求「聖善、正義」的中共執政者是如何對待教廷任命的中國教區的主教的了。教廷可以不去關心中國其他領域的人權問題,包括數百家天主教的教堂被拆毀、十字架被焚燒;但是,教廷難道可以對自己任命的主教遭到慘絕人寰的迫害不聞不問嗎?那樣,教廷又何必自行任命主教,並將其任命的主教置身於「國家的敵人「的處境呢?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sites/default/files/images/insert/policy/323px-john_tong_hon.jpg
香港樞機主教湯漢(圖片來源:Rock Li - Rock Li,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不知道在香港養尊處優的湯主教,是否知曉跟他同為主教的中國的主內弟兄的悲慘遭遇:2015年1月31日,教廷任命的河北省易縣主教石恩祥在監禁中去世,享年94歲。石恩祥生前遭多次抓放,被關押時間加起來長達53年。石恩祥24歲成為神父,他因拒絕脫離教廷而在1954年第一次被捕,1957年被送到黑龍江農場強迫勞動,後轉到山西煤礦勞改,1980年被釋放。他回到家鄉後在1981年因行使神父職責再次被捕。1982年,他被教廷任命為河北易縣主教。他最後一次被捕是在2001年復活節,當時共產黨當局並沒有宣布對他的任何指控,而他至死未獲自由。家屬沒有接到正式的死亡通知,當局甚至拒絕移交其遺體。

石恩祥去世消息傳出後,很多天主教徒在微博和推特等社交網上表達哀思,將他譽為「教會烈士」。石恩祥逝世後,現在河北天主教的地下教會只剩下84歲的保定主教蘇志民,但蘇志民於1997年10月8日被捕後,同樣被關押,沒有一絲消息。

湯主教的眼中只有宛如皇帝一樣尊貴的習近平,不會有石恩祥、蘇志民這樣「卑微的僕人」。然而,如果共產黨的執政者真的是湯主教所說的「聖善、公義」,中共對石恩祥、蘇志民等人的殘酷迫害豈不是合理、合法的了?或者說,石恩祥、蘇志民等人是「罪有應得」──僅僅因為他們忠於教廷、忠於上帝,就應當被監禁至死?

如果教廷輕率地、卑躬屈膝地與剝奪13億民眾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其他基本人權的中共政權建交,並不是對長期受中國政府迫害的數百萬天主教徒的莫大祝福,而是對他們的無恥背叛。因為,這一舉動必然意味著對中共的暴政的肯定,和對信徒的堅守、抗爭的否定。德國文豪歌德在《浮士德》中描寫了浮士德跟魔鬼做交易的故事,浮士德為了知識的追求,一度把靈魂出賣給魔鬼,使自己成為一位博學多聞的博士。然而,出賣了靈魂,以後能用什麽東西贖回呢?

在梵蒂岡官方廣播電臺中的傳道信息中,也引用了浮士德的故事告誡信徒:「所謂出賣靈魂,就是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讓他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依傳統的說法,這種出賣是一種以貨易貨的交易行為,有人把靈魂賣給魔鬼,魔鬼也就必須滿足他的要求,而這種要求往往以滿足知識、權力、地位或金錢等為主。……請不要以為,這只是一個中古時代德國民間的傳奇故事。其實就在今日,世界上有多少人正在天天出賣自己的靈魂!凡是違背天主的誡命,抹煞自己的良心,去從事不正當行為的人,就是今日的浮士德,就在向魔鬼出賣靈魂。」無論在世俗的意義上,還是在屬靈的意義上,共產黨政權就是魔鬼。與共產黨政權做交易,就是跟魔鬼做交易。我誠摯地希望教宗方濟各和香港樞機主教湯漢認真讀一讀這段話,以免重蹈浮士德的沉淪之路。

而教宗約翰保羅二世、石恩祥、蘇志民、陳日君所堅守的不跟魔鬼做交易、不向共產暴政低頭的原則,應當成為所有的天主教徒和基督徒的信仰原則。

想想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