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基督徒不應(過度)涉入政治?
今天,世界充滿了「包裝」
誰開了瞎子的眼睛?誰扶起被壓下的人? 2016-11-15 20:40:11

誰開了瞎子的眼睛?誰扶起被壓下的人?


《人是被光照的微塵》序





中國人文及政治題材作家(小說家、評論家、散文家),積極參與中國人權活動並公開表達自己觀點。代表作品:《火與冰》《鐵屋中的吶喊》《劉曉波傳》…等。

誰開了瞎子的眼睛?誰扶起被壓下的人?


我很喜歡舊約《詩篇》中的一段經文:「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人,多麽卑微,又多麽高貴!2003年我受洗成為基督徒之後,每當外部的黑暗和內心的黑暗如青銅或黑鐵般來襲,這段經文總是能給我安慰、給我勇氣和智慧,讓我走出死蔭的幽谷,迎見燦爛的陽光。 


從2009年開始,我與同伴致力於撰寫「基督與生命」訪談系列,希望以此呈現當代華人基督徒如同雲彩般的生命見證。《人是被光照的微塵》是這一系列的第五卷,以來自中國、台灣、香港和北美的八名有公共性的牧者、基督徒學者、基督徒社會活動家、基督徒文化藝術工作者為訪談對象,展示這群信仰者在不同空間、不同領域、面對不同挑戰時,如何在公共領域中靠主得勝,持守真理,榮神益人。這些美好的生命見證,可以激勵同時代的信仰者鍥而不捨地奔跑天路,更可為新世紀的漢語公共神學開啓某種新的可能性。


我們生活在「利維坦巨獸」肆虐的時代


聖經說,基督徒是這個世上不配有的人,意謂基督徒的價值觀與世俗的價值觀格格不入。換言之,如果基督徒在生活的每一個領域活出真理與自由,就必然與世界發生衝突,尤其是與「巨獸利維坦」針鋒相對。


聖經中曾將利維坦譯為鱷魚,《約伯記》四十一章一節中說:「你能用鉤釣利未鱷魚麽?能用繩拴它的舌麼?」此種翻譯並不準確。實際上,利維坦是一頭巨大的海獸。牠口中噴著火燄,鼻子冒出煙霧,擁有銳利的牙齒,身體好像包裹著鎧甲般堅固。牠在海洋之中尋找獵物,令四周生物聞之色變。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在《利維坦》一書中,用「利維坦」比喻強勢的國家權力。


在中國,「利維坦巨獸」就是獨裁的中共政權。習近平上位之後,宗教迫害變本加厲。2015年5月,浙江發佈文件〈浙江省宗教建築規範(試行)〉,為拆毀教堂和十字架賦予合法性;11月3日,中共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赴「三改一拆」、「五水共治」辦公室調研講話,強調「狠下一條心,再幹五年」。浙江地方當局破壞了超過一千五百座教堂或十字架,數以千計保護教堂及十字架的基督徒受到人身傷害,地方公安羈押了二十多位牧師、基督徒及律師。


這一運動席捲了長期苟安的「三自」系統。號稱中國最大教會的杭州市崇一堂在網站上直斥「法規褻瀆了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也踐踏了國家法律尊重信仰自由的立法要求和立法精神」;主任牧師顧約瑟指出:「一年多來,我們與弟兄姊妹共同承受浙江教會經歷的試煉。」隨即,顧約瑟被杭州「三自」兩會發文免職。如此粗暴的行徑,讓官方控制的金陵神學院院長陳逸魯也忍不住評論說:「一個省的基督教協會會長,可以如此簡單地被強行免得主任牧師職務,我們中國教會是什麼樣的教會體制呢?中國教會到底有沒有『自我』,基督教兩會將來的命運會如何?」當局的全面逼迫,讓「三自」系統中良知尚存的牧師和信徒也向中共暴政說「不」了。


中國的宗教迫害並不侷限於浙江一省。2016年1月22日,貴州省貴陽市活石家庭教會的仰華牧師被當局以「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批捕。一個普通牧師,怎麽會知道國家祕密呢?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在離開中國前夕,曾專程前去探訪活石教會,得到蘇天富牧師和仰華牧師的熱情接待。我與這兩位比我年輕好幾歲的、堅韌而熱忱的牧者朝夕相處了好幾天,認定中國教會未來的希望就在這群如春雨般「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基層牧者身上。稍後我完成了對蘇天富牧師的訪問,並收入第四卷訪談《大地上的麥子》之中。本卷訪談的對象之一、基督徒學者張坦,也是活石教會的會友。曾擔任掌管貴州一省宗教事務官員的張坦,如今挺身而出,公開抗議中共新一輪的宗教迫害。 


在香港,「利維坦巨獸」是將魔爪伸向香港的北京當局,以及中共在香港各界包括在基督教界安插的「地下黨」。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傳統走向崩壞,許多教會向強權卑躬屈膝。在小圈子選舉特首的鬧劇中,有未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代表基督教界的十個席位。香港基督教更新機構總幹事胡志偉牧師(我對胡牧師的訪談收入第三卷訪談《萬縷神恩眷此生》之中),一度希望通過積極參與來改良體制,最後發現是竹籃打水:「教內選委選舉,我曾有兩屆埋身參與及觀察。原以為搞好選舉可提升民主質素,最後發現操作機制本身甚為不公平,教內無條件可以做好。現今我悔改,不再單純,寧願放棄十席,也好過做幫凶。」


香港社會的危機,同時也是香港教會的危機,置身事外,不能獨善其身。蔡少琪牧師在臉書大聲疾呼:「香港教會若不敢對中國強暴拆毀十字架發聲,在香港各種不公和極困擾的現象繼續沉默和缺席,我深深懼怕,香港教會的風骨和素質會走上中國五零年代和德國悲慘時代『怕強權、沒脊骨、失民心、被離棄』的滑坡。香港教會正面臨自1949年中國解放以來最大的風骨危機和信心危機。」也就是說,香港教會不僅應當對本地政治事務發聲,也要關心中國的宗教自由議題,與中國受壓迫的弟兄姊妹一同受苦。


相較於中國和香港,台灣的政治民主化初步實現,教會和基督徒一般不會受到「利維坦巨獸」的逼迫,但另外的試煉或誘惑隨即產生。2016年,民進黨在大選大獲全勝,長老教會總會給全體教會發出一封名為「對2016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信息」的信件,引發教會內外質疑。身為長老教會牧師的盧俊義在《蘋果日報》發表〈長老教會不能變成民進黨次團體〉一文,指出:「長老教會在這一百五十年來的宣教工作上,一直努力要與被壓迫者站在一起,並不是站在權勢者一邊,否則就談不上伸張正義。如今民進黨是國會強勢者,若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民進黨站在一起,那是違背《聖經》的教導,根本就不是基督教信仰應該有的態度。」教會若淪為與其政治立場相似或相近的政黨或政權的附庸,就喪失了先知的寶貴職分。


在北美和歐洲,華人基督徒和教會面對的「利維坦巨獸」,是世俗化的潮流和強勢的福利國家對個人自由的干涉。歐洲進入蔑視基督教價值觀的「後基督時代」,美國由清教徒創立的建國根基也遭到奧巴馬的嚴重破壞,基督信仰從「理所當然」變成「在眾人看為愚拙」,絕對的相對主義讓人們喪失是非善惡的基本判斷。


而生活在西方社會的華人基督徒,在經濟層面進入中產階級後,很多華人教會變成「中產階級俱樂部」,牧者思考的重心不是傳講真理,而是如何讓會友感覺更舒適(更華美的教堂、更高級的音響音效、更可口的飯菜、更優質的兒童和青少年事工等)。而作為少數族群,由於文化、語言和生活習慣的差異,華人基督徒很難融入西方主流社會,華人傳統文化的劣質成分,如儒家的威權體制、狹隘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等,也悄然腐蝕乃至遮蔽聖經真理。


基督徒如何活出對抗「利維坦巨獸」的見證?


生活在同一時代、不同空間和環境中的華人基督徒,如何活出如神學家米高·奇雲(Michael Kirwan)所說的「對抗利維坦巨獸的見證」?


歐洲政治神學的代表人物之一默茨,一直反對歐洲基督教「私人化」或「中產化」。他認為,當代基督教存在著三重障礙:第一,它被啓蒙運動所馴化;第二,神學無法適切地回應二戰大屠殺所引發的問題;第三,漠視第三世界的苦難遭遇。對於華人基督徒而言,更切實的議題是:如何回應仍然在進行中的共產黨在中國的極權統治和即將成為歷史的國民黨在台灣的威權統治?


近代以來的專制主義,包括國共兩黨效仿的蘇俄的列寧式政黨模式,以及東方文化中「兩千年皆秦制」式的皇權專制主義,都需要用作為世界觀和文明論的基督信仰去洗滌和更新。當然,也需要有先知式的基督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雞蛋碰高牆並最終將高牆撞出裂縫。比如,在上一卷訪談《大地上的麥子》中,北京家庭教會長老、人權活動家胡石根就是一位幾乎將牢底坐穿的基督徒,此前他因參與八九民主運動被關押十八年之久;而在完成那篇訪談兩年之後,他又在一場全國性的大搜捕中失去自由。


美國神學家霍倫巴赫指出:「當基督宗教信仰成為公共,它就應當有助於促進社會正義,並為建設公共善作出貢獻。妨礙社會正義的信仰形式,無論是從神學還是從政治的立場上看,都是假的信仰。參與建設一個更正義的社會,才能給信徒一個更為真實的信仰。」華人教會和基督徒需要一次重大突破或飛躍,即信仰的公共化。這些在各個領域作出美好見證、對抗敵基督的「利維坦巨獸」的基督徒,正是信仰公共化的先行者。無論是處於爭取宗教信仰自由和各項基本人權的中國,還是在市場化和多元化的宗教競爭中的台灣,以及世俗主義和享樂主義日漸侵蝕清教徒傳統的歐美,政治神學及其實踐,都必須解決如何建構「公義社會」的議題。


在本卷訪談中,我們看到一群基督徒用生命實踐「信仰何以公共」:布農族出身且身體殘障的白光勝牧師,克服原住民和殘障人士的雙重劣勢,唸完神學之後,回到台東老家,創建布農文教基金會,帶領數百名部落同胞開墾荒地,營建生態農莊,保存民族文化,實現永續發展,真的是如主禱文所說「讓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橄欖出版的金玉梅總編輯,既是樹林國語禮拜堂一位充滿愛心的師母,又以文化出版為傳福音的管道,在出版業市場日益萎縮的不利外部環境中,為著趙天恩牧師所倡導的「文化基督化」的願景而不懈努力。她也堅信,愛讀書愛思考的基督徒,讀書思考風氣濃鬱的教會,必然能夠影響社會的走向。


武漢家庭教會的黃磊牧師,放棄受人尊敬、收入豐厚的外科醫師職業,也放棄移民澳洲的計劃,從醫治人的身體轉而拯救人的靈魂。不僅牧養教會,而且組織「中國基督徒愛心行動」,積極參與四川地震救災工作,統籌安排數百個中國家庭教會,並建立中國首家「愛心食物銀行」。


美國普度大學社會學系終身教授楊鳳崗,將信仰融會貫通於學術研究之中,創建「中國宗教與社會研究中心」,成為美國公立大學唯一專門研究中國教會的學術機構。他的學術成果備受美國學界矚目,而且突破所謂「學術中立」的限制,為遭受中國政府迫害的教會和基督徒發聲……


這些人的工作場域各不相同,面臨的挑戰和壓力也各不相同,但他們謙卑地從上帝那裡領受獨特的異象與使命。他們的信仰、工作與生活正如聖經所說:「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上帝確實讓我們「在各樣的事上」而不是「在一樣的事上」彰顯我們是基督的門徒。我們不能只在教會中才是基督徒、只在禮拜天才是基督徒;我們必須在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中,在職場和家庭中,彰顯「因真理得自由」的生命。


我們每個人,都是被光照的微塵


今天的華人教會,需要忠心的牧者,也需要具有堅定信仰和敬虔生活的基督徒藝術家、作家、詩人,以及在各個領域貢獻出卓越作品的創作者。換言之,基督徒作家,水準豈能低於非基督徒作家呢?基督徒畫家,水準豈能低於非基督徒畫家呢?基督徒音樂家,水準豈能低於非基督徒音樂家呢?


本卷訪談的對象之一,是兼有藝術家身分的馮君藍牧師。馮君藍既是一位父親或大哥式的、溫柔謙和的牧師(他不是不苟言笑、讓人退避三舍的「傳統牧師」,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親切地叫他「阿藍哥」),也是一位基於信仰而創作的世界級攝影師。他的數個系列攝影作品「微塵聖像」、「自然園丁」、「肢體」、「靜物」與「草介」等,或者借助聖經中的故事人物,以辯證擺盪在神魔之間的人性;或者申論人作為自然照護者的天命;或者申論人在社會作為一個整全身體上的不同肢體,各司其職彼此成全的和諧狀態。台灣前輩攝影師阮義忠如此評價作為學生的馮君藍的作品:「這是近年來我在華人攝影圈所見過最好的肖像攝影。只有最無雜念的心思,且攝影者與被攝者彼此極為信任,才能有這樣純潔自在的作品,每個人本具的靈性突破了現實的藩離,浮現在容顏上。」


馮君藍牧師在一次創作談中說,他在創作時有一個很深的感觸,「人是被光照的微塵」。人卑微如塵土,卻被上帝光照,因具備上帝之形象與氣息,而無比尊貴。這是馮君藍所有作品的主題,也是本卷訪談錄每一個受訪者的主題,更也是整部聖經的主題。比如,媒體人和人權活動家楊憲宏,不僅為台灣的民主、新聞自由、環保、公共衛生等議題作出重大貢獻,還創辦民間組織「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竭盡所能地幫助中國的民主人權人士,他固然是獨派,卻不像某些狹隘的獨派那樣對中國的一切漠不關心,而是如聖經教導的那樣以「愛人如己」之心對待外邦的中國人。


又比如,張坦原本可以憑藉個人的才華,在官場和商場青雲直上、呼風喚雨,卻被在貴州石門坎奉獻一生的宣教士伯格理的精神所感召,轉而研究石門坎並撰寫第一部關於石門坎的著作《「窄門」前的石門坎》;繼而被身邊基督徒的生命所吸引,在辦公室開辦「尼哥底姆查經班」,最終痛哭流涕地受洗歸主。


再比如,不願在中共奴役下生活的盧維溢,從香港移居加拿大,放棄工程師優厚的工作,從頭攻讀神學成為牧師,一邊牧養一家華人教會,一邊關注加拿大的政治社會議題,不因為自己是移民和少數族裔就自我封閉;在媒體上發表大量評論文章,以基於聖經的古典自由主義原則,批判以「政治正確」自居的福利國家和左派理論,體現了「順從神,而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之大智大勇。


是的,我們每個人都是都是被光照的微塵,但我們有幸參與上帝偉大的拯救計劃。誠如《詩篇》所說:「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他守誠實,直到永遠。他為受屈的伸冤,賜食物與飢餓的。耶和華釋放被囚的;耶和華開了瞎子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耶和華喜愛義人。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願這本訪談錄中的生命見證,觸動每一位讀者的心靈,讓更多在「正午的黑暗」中尋找光明的人們,找到生命中真正的「大光」。


2016年1月28日
維珍尼亞蓋城不默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