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什么时候最好不要做爱
恐怖!面部增大三倍 看你还整容吗?(图)
嫂子这样诱惑我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06-07-13 18:06:05
    16岁那年,嫂子这样诱惑我

    一,大嫂的性需要

  阵阵瓢泼的大雨毫无顾及的袭来,我站在阳台能看到雨帘的稠密,俯瞰马路除了稀稀拉拉的汽车之外,整个马路笼罩在白雾之中,这种白雾把缓行的汽车给遮盖了,整个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耳旁,是大雨砸在家里及邻居家窗户上面的遮阳棚的声响,远远近近一片噼里啪啦的雨声,不知怎的,我的思绪又飘回到故乡。

  我知道,进入7月,是豫东进入梅雨的时节,这个月份将是这里雨量最为丰沛的时期,记得七十年代初期的农村老家,那时侯5,6岁,整个记忆中的10多年间,这里真的是一到夏天,大雨如注,每年都是沟壑洪水汹涌,记得家乡的石桥下面混黄的流水总是打着大大的旋涡,从桥的一边泄入下游,而伴随着雨声、和急流,总能见披蓑衣的年长者,头带斗笠,脚穿水鞋,手里提着人工织的尼龙鱼网沿着河水在追逐撒欢的鱼,那时的鱼以鲫鱼、涟鱼、胖胖的小草鱼,还有好多滑滑的泥鳅,弄好的往往让打鱼者手中的铁桶里盛满欢蹦乱跳的各式鱼儿,在雨雾蒙蒙中给人们带来许多乐趣,还有一种搬网,象纱窗似的,在村西坑塘的进水口内,贴近坑塘边沿放下去,里边放些窝窝头揉碎后的细末,看着往塘里猛灌的流水,再放进用四根棍撑起的纱网,仅片刻工夫你就可以起网,网里会有一蹦一跳的许多白白的小虾并拌有小小的鱼崽,用茶缸顺纱网一盛,能够收获好多鱼虾,那种满足感、乐趣真是无以言表。

  这是爱在雨中寻找乐趣的农村人,我便属于这一种,我是爱在雨中看滚滚乌云,看急流旋涡,看追着流水撒网捕鱼的人,自己蹲在坑边用窗纱搬小小的鱼虾,爱追逐着水头嬉戏。这些童趣一直保留至今,记得去年在广东的鹤山市,时间也是这个时期,晚上大雨滂沱,我在这个新奇的广东省的市里,从闹市区转悠一直将近两个小时,而且被雨水泼的象落汤鸡,我想发现广东人在雨中是如何对待商业的,所以好多人打着雨伞,披着雨衣,我好象是他们眼中的怪物。我就是这样,总不爱拿雨伞,总喜欢被雨水浇个透湿,哪怕身上穿着新衣。这些,都是儿时造成的。

  而农村中的下雨天,往往又是农村人打牌休息的好时候,这时候大家可以到某个人家,聚拢到一起,从纸牌中寻找乐趣,从而打发空余的时间,大家是热热闹闹、开开心心、走了一拨又来一拨,就这样打发着时光。而我的大表哥,在这个时候总是他两口吵嘴的时候,大了才懂得,原来大表嫂不能生育,所以将近40岁,还没有怀孕的迹象。两口子为这争吵了将近20年。

  大表嫂是文化人,是我大表哥在郑州铝厂时找的,那时的大学生,后来因为文革前生活较苦回到农村,没想到一回来再也回不去了,面临着农村人普遍重视的生儿育女问题,面对不孕不育,家里是没少打针吃药,可是就是不见效,这成了两个人争吵的主要原因,后来说是大表哥的毛病,反正是两个人你争我怨的很多年,尤其是阴天下雨,俩人争吵就成了家常便饭。

  我是一个发育教早的农村娃,15、6岁都长的很高,而且用现在的话来讲还是蛮“帅”的,呵呵,(您别笑话),没想到大表哥两口却把这任务秘密的交给了我,用现在的话说“让我做播种机”,可是哪想到,那时我根本对此都“不开化”,导致弄了一场笑话。

  事情是这样的,有天晚上是星期六,我独自在一个在农舍居住,早上大表嫂两口找到我说,他们要到郑州办事,可能要走几天,他们晒的被子让我到晚上帮他们收回屋里,并把钥匙交给我,约莫5点多钟,天有些阴沉,是要下雨得样子,我赶忙帮他们去收被子,外面狂风大作,乌云笼罩,真是山雨欲来的架势,刚才还是温度出奇的高,一忽而变得冷飕飕的,能见度也有开始时的透明度很高,变的很快乌烟瘴气,对脸觉得难见到人,加上突然间雷声大作,间或拌有大点的雨滴,而且还有些许冰雹,我匆忙的打开门,就在我往床上要放被子的一刹那,我看到了大表嫂雪白的身体。

  我很诧异,愣住了。只见大表嫂白皙的皮肤,两个乳房丰丰的、饱饱的,他虽然40岁,因没有生育过,身材还是那么好,望下看能见到她大腿间黑黑的阴毛。说句实话,我当时不知道冲动,只是觉得好看。但当时我愣住了,心想:不是去郑州了吗?怎么在家呢!见我发呆,大表嫂一副娇弱的状态,说:改变主义了,你大哥自己去了。我第一次看到大表嫂娇媚的样子,感到她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气息短促,我说:大嫂,你是不是有病了,我叫医生去给你。

  他说:没病,别叫。我说:你怎么了?他说:没事,给你睡一觉就好了!她说这话时,有些贪婪的样子,可我说:睡觉,天还早呢,不磕睡。她说:你上床我教你。我虽然不激动,但也明白她光着身子对我是“不雅观”的。我就说:不行,我要回家。说着:我不顾狂风暴雨,钻进了雨雾之中。

  后来,长大了我知道,大表嫂是为了延续香火不得已那样做,但恰恰遇见我既不懂男女之事,又没有任何邪念。现在转眼快20年了,后来他们两口领养了一个孩子,从此再也不吵架,现在他们过的很幸福。盖了簇新的瓦房,三口之家其乐融融。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回想到此,我不觉哑然失笑。是的,传统的多子多福思想,差一点断送了他们两个人的幸福,而我也差一点成了他们哪个时代的牺牲品。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美国新冠死亡人数破50万 中国官媒:这证明美式人权已破产
孟晚舟表态:不满足这三个条件 宁可把美加牢底来坐穿
快訊/拜登現身發表聲明:我相信我們將贏得總統大選
男子海上求婚成功 正亲吻出现"意外" 被一脚飞踢进海里
中共宣称所有穷人纳医疗保险,网友:我笑了! (组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