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为防食物中毒 中国选手自带方便面出征平昌冬奥(组图)
梵蒂岡主教盛讚中國 稱是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
中國擴張應受歡迎而非遏制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02-07 21:54:54

中國擴張應受歡迎而非遏制


金融時報


坎貝爾:尋求參與中國驚人增長的西方企業,應該着眼於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而非不明智地試圖遏制中國的擴張。




Bridger Intelligence Ltd主席 阿拉斯泰爾•坎貝爾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為了應對21世紀的政治、社會和環境挑戰,過去十年中國和俄羅斯都選擇回顧它們各自的政治和文化歷史,從中尋找新的解決辦法。


結果,兩國都逐漸減少了對到目前為止的主導模式——西方治理模式的依賴。它們這麼做不僅僅是出自民族主義情緒,更是因為日益不滿西方大國繼續宣揚其治理體系作為全球榜樣的優越性的傲慢。


不過,西方大國自工業革命以來所創立並維持的世界秩序的逐步崩塌,兼之幾個主要的西方大國政治功能日益失調,也為中俄兩國重新對傳統文化準則感興趣提供了動力。


從歷史上看,中俄兩國基本都是農業帝國。而在歐洲,發明的力量帶來了社會變革,將歐洲國家轉化為製造業強國,發展出了支撐資本主義發展模式的科技和所有制。


這一過程伴隨着為供養新興產業發展而對全球自然資源的大肆開採,以及對擁有重要原材料、成為這些新興西方列強附庸國的國家的恣意壓榨。


俄羅斯和中國的最初反應都是努力獲取和採納關鍵製造技術來造福自己的人民,比如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展開了「大出使」(Grand Embassy)外交行動,中國則採取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指導思想,但兩國都接受了由歐美大資本家所發展起來的資本主義模式。



全球化

企业如何在美国梦和中国梦之间生存
坎贝尔、霍夫曼:美国梦与中国梦截然不同,有先见之明的跨国公司高管应该找到办法确保自己在两种梦想中都能存活并蓬勃发展。

不過,西方公司對助長中俄潛在競爭對手的野心並無興趣,它們一心只想銷售自己的製成品,購買原材料以及廉價勞動力生產的產品。


再來說它們的本國市場,資本主義模式所特有的勞動剝削制度,在19世紀已受到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等哲學家以及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等新興貿易運動領袖的抨擊。


這種根本的利益衝突也出現在了政治領域,西方國家對自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以來的所有新興多邊組織都宣告控制權,東方國家只有降格相從才被接納,而且被視為二等公民,享受有限權利。


很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更為包容的政治制度在西方越來越受歡迎,且先後在俄國和中國受到更為熱烈的採納,並借之推翻了其精英統治階層的歷史統治。


這為西方民主國家和它們新成立的「共產主義」對手之間長期的「冷戰」拉開了序幕。不過中俄兩國還是延續了同一個觀念,即為了工業利益以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開採資源和改變自然界,諷刺的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後來成了國際談判的關鍵籌碼。


當隨之而來的環境退化以及全球變暖影響日益明顯,一個強大的環保團體出現了,其使命是說服這些分列全球政治兩大陣營的強國們控制對資源的開採以避免更多環境災難。這一努力還伴隨着創造更加開放和全球化的貿易環境的嘗試,以促進商品和服務的交流,並減少衝突的誘因。


然而,隨着特朗普(Trump)在美國當選總統、以及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運動在西方的崛起,被這些「全球化」倡議打開的窗子如今開始關上。


儘管中國擁抱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並打造唯一有分量的新全球貿易和投資計劃——「一帶一路」倡議,但隨着中國在海外消費市場的統治地位迅速擴大,我們已看到了逐步妖魔化中國的傾向,把中國稱為沒有經濟原則的、自私自利的掠奪者。


當然,中國試圖以美國和英國在上個世紀成功實踐的方式來擴大自身經濟利益,但這並不應令人感到意外,應被視為一種挑戰和機遇,而不應被歪曲為一項企圖主宰世界的計劃。


面對日益分崩離析、運轉失靈的西方,中國的對策一直是重新探索自己的政治和哲學傳統,重申自己已經過證實的治理和社會組織形式的價值,並把現代世界的工具與傳統規範和原則結合在一起。中國認為,其傳統規範和原則優於那些從西方接收的無論是資本主義的還是馬列主義的規範和原則。


這一新方法得到了自毛澤東以來最有魅力的領導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鼓勵和支持,並創造了這樣一種氛圍:渴望並承諾對中國進行改革和重建,恢復中國作為一個獨立文明大國的應有地位。


因此,中國啟動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不僅要在政治層面、而且在社會和環境領域打造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架構。在西方觀察家看來,這也許是一種令人反感的威權主義,許多知識界人士肯定對中國的新政策產生了抵觸,但中國並不存在誰會在公開投票中勝出、成為國家領導人的問題。


新的治理形式是否可能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獲得支持,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與此同時,中國繼續推動人工智能、製藥、機器人以及信息、通信和技術(ICT)等眾多新技術的開發。結果是,中國已生產出了世界領先的產品——只是沒有西方製造商產品的標誌性品牌——未來還將出現更多這樣的產品,從而實現「中國製造2025」的宏偉目標。


因此,我們應該認識到,全球貿易和投資的根本推動因素已發生了根本變化,西方不再是施捨者,而是參與中國驚人增長的懇求者。然而,許多西方商界領袖仍將中國視為威脅,而不是潛在的合作夥伴。


當然,如果認識不到中國和中國企業部門(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在國際擴張中會優先考慮自身利益,那就太天真了。毫無疑問,中國流氓企業的數量跟世界其他地區一樣多。


但有先見之明的、渴望參與到中國國內發展和海外擴張中去的西方公司,應該尋找合適的合作夥伴,以互惠互利、成本效益高的方式利用它們各自的資產,比如技術、品牌和市場準入。


因此,更重要的是要花時間和精力去選擇合適的合作夥伴,並在對目標公司、其與官員和政界的關係進行徹底背景分析的基礎上做出決策。這不僅適用於未上市企業,也適用於上市公司,正如桑曉霓(Henny Sender)不久前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的關於中漁集團(China Fisheries)的文章所顯示的那樣。


總之,所有尋求在中國擴張的外國公司的使命,應該是果斷地把願景與勤奮結合起來,而非不明智地試圖限制和遏制中國的擴張。


阿拉斯泰爾•K•R•坎貝爾(Alastair K. R. Campbell)為香港戰略諮詢公司Bridger Intelligence Ltd的主席


譯者/何黎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中美貿易戰進入第三階段:從「打不打」變成「打多久」
女子微信误转男子5千元要求退还 对方开出难以接受条件
美国下周起对中国制造商品加征关税 民众钱包缩水(图)
中国自主创新浏览器项目获2.5亿融资 而真相却是…(图)
德国发行马克思纪念钞面值为零 中国收藏家疯抢(组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