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美股暴跌引投资人恐慌 川普“政绩”已成昨日黄花(图)
亚洲大学500强排行榜新鲜出炉 中国高校大放异彩(组图)
时评:美国中期选举 基督徒应该无脑投共和党吗?(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10-27 21:35:21

时评:美国中期选举 基督徒应该无脑投共和党吗?(图)




美国中期选举,

基督徒应该都投共和党的票吗?

作者:基甸

◆ ◆ ◆ ◆

美国中期选举的日子(11月6日)即将来到。在美国党派政治争斗日益激烈、意识形态空前极化的大环境下,这次中期选举似乎更充满炸药味(前两天还真有给政治人物邮寄炸弹的事件发生),左右两边选民之间的对立分裂非常突出。

最近这段时间,我在微信和网络上看到更多基督徒弟兄姐妹发表或转发关于美国政治和中期选举的信息和评论。很明显,无论是在美国有投票权的华人基督徒还是隔洋关注、“围观”的中国基督徒,基本上是一边倒地支持共和党,并且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是把支持共和党跟维护基督教信仰等同起来,把基督教信仰跟党派政治混在一起了。

这一阵我看到过好几个在美国华人基督徒当中热转的“基督徒投票指南”,无一例外都是公开、明确地呼吁“基督徒应该投共和党的票”,有的甚至建议基督徒不用去了解每个候选人的政见和政策等等,拿到选票后直接在“R”(共和党)和“D”(民主党)之间选“R”,无论州长、议员还是其它公职,一律选共和党。当看到非基督徒在支持共和党的投票建议里面说有少数中间派民主党候选人的政策还是不错、可以选他们时,还有基督徒表示异议,说“我还是认为只应该投共和党”。

而且建议者认为只有这么做才是符合圣经、顺服上帝的旨意的,好像基督徒不这么做就是离经叛道、违背信仰。



这样的现象我个人认为是值得担忧和警惕的。如此“简单粗暴”地将基督教信仰跟美国党派政治捆绑、挂钩,不但缺乏智慧,而且不符合圣经的教导、违背基督教信仰的伦理,甚至会对基督福音本身造成伤害。

这当然不是说基督徒不应该关心和参与政治。我也知道历史上华人教会和中国教会都因为受敬虔主义的影响,有比较深厚的远离政治、拒斥文化使命的“基要派”传统。我同意如此逃避文化本身并不是真正的“属灵”,不是符合圣经的对待政治的态度。但同时我相信,基督徒参与政治也不能矫枉过正,政教混淆,只有将属天的信仰和属地的政治分开的“两国论”才是合乎中道的平衡的态度。  

按照“两国论”,一方面,基督徒是天国的子民,是“分别为圣”的一群,我们终极的国籍是在天上(腓立比书3:20)。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不效法这个世界(罗马书12:2),我们必须持守上帝的真道,不能与世俗妥协。另一方面,在基督再来、新天新地降临之前,我们仍然活在这世上,我们还具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地上(世俗国家)的公民。因此我们也需要尽量履行公民的义务,尽公民的责任,包括用投票等方式参与政治,并在这样的参与中为基督福音做出良好的见证。

但这样的参与不但需要克服逃避政治的“清高”,也需要合宜地看待政教关系和党派政治的智慧和成熟度。只投某一个党派的候选人的做法我认为有很多问题,原因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

(1)美国的两党政治本身有很多缺陷,基督徒需要明辨。

不久前美国“福音联盟”的凯勒牧师在《纽约时报》观点栏目撰文评论美国政治与基督教信仰【1】,他指出基督徒的信仰很难直接跟左右两党之一的立场完全吻合。尤其因为今天美国的两党政治是一种“套餐伦理(package-deal ethics)”。左右两党的理念里面都包含有符合和违背基督教信仰的地方,因此如果基督徒只能挑一边站,等于是被迫全盘接受该党的所有理念,这会跟基督徒的良心自由相冲突。(无论左右都是这样——美国一些神学偏向自由派的“主流教会”中也有一边倒地支持民主党的现象,显然同样是有问题的。)

作为一名神学倾向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我理解很多基督徒弟兄姐妹选共和党(右派)的理由主要是反感、反对民主党(左派)在堕胎和同性婚姻等文化议题上违背基督教的理念和做法。但是选举政治领袖需要考虑的政策和议题并不能仅仅约化为这几项,而是要复杂得多。在很多其它的议题上,上帝赐予人普遍恩典,基督徒也需要寻求“公共利益”(common good),两党的不同候选人的政策可能各有利弊,上帝赋予基督徒良心自由和智慧理性可以做选择。盲目一刀切只投某个政党的候选人,是反智、轻率、不负责任的,不是尽力做一个好公民、认真行驶选举权利的基督徒应该有的态度。

(2)政治是相对的范畴,选票不能成为基督徒的偶像。

在美国的党派政治中左右两党的政见和政策孰优孰劣,并不是基督教基要真理的问题,而是世俗领域的相对的政治问题。因此即使在神学倾向保守的华人福音派基督徒当中,都有非常不同的看法和判断,很多时候并不是非黑即白、有绝对的对错。所以有不同政见的基督徒不必彼此仇视、斗争,而可以互相宽容、求同存异。如华人布道家唐崇荣牧师经常提醒的,我们千万不要“把相对的事情绝对化,把绝对的事情相对化”,我们需要竭力维护在基督里的合一。

基督教信仰本身是超越党派政治之争的。耶稣既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民主党人,他也不会只投某一党的票。如凯勒牧师所说,很多时候,左右两党政治观点和立场的不同只是实践智慧的问题(比如如何帮助穷人),而并非圣经诫命的问题(比如是否应该帮助穷人——圣经的教导无疑是应该)。基督徒不应该认为只有某一个政党是符合基督教信仰的,我们不能把基督信仰跟某一个政党等同(无论左右)。对美国文化与政治有深远影响的福音派布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曾说,“把福音与任何政治制度、世俗纲领或学会绑定在一起都是错误的,这只会将福音转移。”

我们这些住在美国的基督徒是生活在一个公民有投票选举权的民主社会,这也是上帝的恩典,我们应当珍惜手中的选票。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们也应该提醒自己,选票不能成为我们的偶像。美国的民主制度也有很多缺陷,而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家和社会的很多问题,终极地说,是属灵的问题,是福音的问题。如果我们指望单单靠选出更好的政治领袖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忽略了人的罪性对社会文化(包括政治)的污染,也弱化了福音的绝对必需。

(3)过度看重、参与政治,可能使基督徒忽略福音大使命。

近年(特别是最近两三年)来,随着美国政治的极化,华人基督徒对于政治选举的热情也日益高涨。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在竞选期间在社交媒体和当地社区发声,参与为政治候选人拉票、造势等活动也越来越积极、有激情。但是与此同时,基督徒对传福音和教会建造的热情却依然很缺乏。一些基督徒在微信群里连篇大论地谈论美国选举,甚至跟不同政见的人唇枪舌战,怒怼不息,但在教会的祷告、查经、主日学等活动中却消极应付或不见踪影;一些基督徒热衷于为政治人物拉选票,远远超过对灵修、敬拜、宣教的热忱,举牌怒吼示威反对难民“庇护城市”的激情,远远超过向难民传福音的热情……



这样的现象表明,基督徒过分看重、过度参与政治,可能会让我们太过分心,失去福音的焦点。我们不能忘记,作为“福音派”的基督徒,我们的生活应该是以福音为中心的。尽管我们并不逃避文化使命,我们仍需记得,传福音的大使命是我们应该放在最优先的地位去积极实践的。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有限,我们需要善用光阴,有智慧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更重要的事情上。积极鼓励福音派基督徒参与文化的福音派学者薛华(Francis Schaffer)提醒我们:“我们对任何其他事物的忠心,无论是政治、国家或民族,超过对上帝的忠心,就是罪。我们最好从此刻开始就调整心中的量尺。”

(4)过度偏向某一政党,可能危害基督徒的福音见证。

美国的政党政治气候正日益恶化,党派斗争中,无论驴象红蓝,都有一些候选人有非常负面甚至不道德的言行,甚至为了政治的胜利而撒谎、造谣、煽动恐惧和仇恨,“吃相难看”,不择手段。基督徒如果不加分辨,仅仅以党派“部落”作为划分支持与反对的界线,很容易给人假冒为善、追求权力斗争的胜利胜于追求真理和美善的印象。最终这将可能是伤害基督福音的不良见证。

基督徒把政见不同的人视为仇敌,口诛笔伐甚至用污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也是非常糟糕的见证。如果福音派基督徒给世人的印象就是天天骂人,怨怼苦毒、怒气冲冲、好战争胜、追求权力、霸道专横,这样的见证恐怕很难让人感受到福音的美好和对基督徒生命的正面影响。



过度偏向某一政党,也会让非基督徒朋友误解基督教信仰,以为一个人成为基督徒,不但需要相信耶稣,而且还得加入某个政党,支持某种政策。更糟糕的是,这么做会让人觉得教会只不过是政党的“票仓”,基督徒只是宗教与政治彼此利用的“棋子”,基督徒的信仰宣称只不过是一套漂亮却虚伪而双重标准的政治话术。这样的危害,是任何真诚信主、视福音为至宝的基督徒都应当警惕和谨慎对待的。

(5)“文化战争”的胜利不是终极的救赎,基督福音才是。

美国改革宗神学家、西敏神学院(加州分校)教授霍顿提醒我们,美国社会和文化真正需要的,是福音,而不是基督徒在“文化战争”中的胜利。基督徒的福音使命超越美国的“文化战争”。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能救一切相信的人,无论是华尔街的富人、中产阶级的华人、资本主义右派,还是中东难民、同性恋者、女权主义者、社会主义左派。我们不能舍本逐末,把所有希望放在对政治和文化的改变上。美国社会文化的问题,最终跟我们每个人的问题一样,是福音的问题:

“圣灵不会使用道德十字军使半个灵魂归信,也不会用参议院242号法案使妓女归信,或者用电视黄金档的道德主义讲师的谴责来改变同性恋的性取向。我们虽然被呼召传福音,呼召男男女女悔改,但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在本质上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这是一个福音问题。悔改之心无法因人受迫于国家而产生,信心亦是如此,因为这两者都是上帝恩典的礼物。”【2】



让我们不要忘记,福音呼召基督徒爱那些跟我们信仰、价值观、政治立场、肤色、文化背景和个性等等不同的人。耶稣拯救世界,不是用刀剑和权力,而是用十字架的钉痕和牺牲的爱。基督徒影响文化社会、帮助美国更加美好和蒙上帝祝福,最终同样不是靠选票和权力,而是用爱和福音。基督徒可以也应该反对国家政权违背基督教信仰的政策,但那些支持同性婚姻和堕胎合法化的左派,跟同性恋者和堕胎的女性一样,并不是我们应该“像严冬一样”无情对待的仇敌,而是我们需要关爱的族群,更是我们传福音的对象;对待难民和移民政策,基督徒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们不能否认圣经确实有“怜爱寄居者”的属灵教导,福音派基督徒更需要有向难民和移民跨文化宣教的爱心和责任感。

中期选举,基督徒尽可以按照上帝赐给我们的良心自由,祈求上帝赐予智慧,去把选票投给我们认为应该支持的候选人。但求主帮助我们,也让我们彼此提醒:不要把选票和政治权力当作偶像,不要把任何一个政党的意识形态完全等同于基督教信仰,在参与选举的过程中在世人面前有美好的见证,并且不忘福音大使命的初心,在政治参与中荣神益人。

参考资料:

【1】        Timothy Keller, “How Do Christians Fit Into the Two-Party System? They Don’t.” [url=https://www.nytimes.com/2018/09/29/opinion/sunday/christians-politics-belief.htmlhttps://www.nytimes.com/2018/09/ ... olitics-belief.html]https://www.nytimes.com/2018/09/29/opinion/sunday/christians-politics-belief.htmlhttps://www.nytimes.com/2018/09/ ... olitics-belief.html[/url]

【2】        霍顿著、岑跃环译《超越文化战争》[url=https://zhuanlan.zhihu.com/p/47687434https://zhuanlan.zhihu.com/p/47687434]https://zhuanlan.zhihu.com/p/47687434https://zhuanlan.zhihu.com/p/47687434[/url]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哈佛學者奧弗霍爾特:「中國模式」處於輝煌與隕落的分水嶺
馬英九:兩岸關係好,經濟才會好,外交才會好!
美股暴跌引投资人恐慌 川普“政绩”已成昨日黄花(图)
亚洲大学500强排行榜新鲜出炉 中国高校大放异彩(组图)
胡鞍钢在哈佛、麻省理工开课 教授“习近平思想”(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