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有大约20%的超市员工感染新冠,而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症状
01/ 2020年11月美国移民绿卡排期表
2020美國大選是代表華爾街、中國的民主黨全球化利益集團與「讓美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0-10-29 20:52:05
2020美國大選是代表華爾街、中國的民主黨全球化利益集團與「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川普團隊之爭
https://i0.wp.com/rightpoint.site/wp-content/uploads/2020/09/107501935_132096878525565_8727249717945117281_o-1.jpg?resize=720%2C445&ssl=1
佔領華爾街行動
美國11月總統大選不是簡單的共和黨對民主黨,川普對拜登;而是以華爾街金融資本家為利益樞紐,綑綁了美國民主黨、主流左派媒體,和中國共產黨形成聯盟;再利用「黑人命貴」BLM及被川普宣佈為恐怖組織的Antifa以抗議種族歧視為由,實則採取毛澤東階級鬥爭路線,破壞美國傳統價值及社會秩序;民主黨就可站在道德高點,利用媒體輿論譴責川普以利自己勝選。

這有點像食物鏈,華爾街金融資本家位於頂層,因為他們是美國主流左派媒體及好萊塢娛樂工業的老闆、是民主黨的主要金主。華爾街與中國共產黨利益綑綁極深,川普2016參選就不斷被華爾街主導的主流左派媒體圍剿,也包括受華爾街控制的好萊塢。他們攻擊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而3K黨白人至上主義者其實原本是民主黨人。原因很簡單,川普自己有錢也有保守右派白人資助,可以不甩華爾街金融資本家,且完全不受控制。

華爾街也是全球自由貿易和分工的推動者,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正是華爾街金融資本家力推,影響美國及西方政府決策,鼓勵其投資的關係企業到中國設廠,以利用廉價勞力生產並銷售全世界,將全球化經濟的紅利收入囊中。對華爾街金融資本家而言,中國就是「流奶與蜜之地」。

由於川普要求中國履行加入WTO承諾,此承諾早在2015年到期,但歐巴馬政府並不追究。川普遂與中國展開貿易談判,但中國未展現履行承諾誠意,故談判破裂導致美中貿易大戰。貿易戰使與中國利益綑綁的華爾街大失血,中國經濟嚴重受創,因而雙方共同力挺民主黨拜登(Joe Biden)對抗川普。拜登家族與中國歷來關係密切,其子亨特(Hunter Biden)2013年從中國銀行獲得10億美元資金與中國國企合夥創立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並投資研製人臉辨識監控系統的曠視科技,用於監控中國人民及新疆維吾爾族。

了解華爾街金融資本家與中國共產黨如何勾結,才能看清這場美國左派社會主義與右派資本主義之爭。

美國前總統雷根的經濟金融戰略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估計,中國從美國資本市場可能拿走了約3萬億美元的資金;從美國資本市場融資,是中共賴以生存的主要管道。

2019年11月14日,他在參加「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舉行的新聞會上時表示,中國可能從美國股票市場拿走1.9萬億美元,債券市場可能拿走1萬億美元。中國這種做法可說是「借雞生蛋」,美國就是那隻雞。羅賓遜說,這些錢都是「美國人自己的錢」。

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已幫助許多中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目前美國資本市場上有650多家中國企業。紐約證券交易所86家、納斯達克62家、上櫃500多家。上櫃因監管最少,也是那些尋求規避透明度和披露要求的中企最愛市場。其中許多上市公司是中國國企或有軍方背景的公司,其資金規模高達萬億美元以上,這些具中國官方背景的公司吸收美國投資者的金錢用來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並侵犯人權。

最近的例子是在美國上市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財務造假醜聞,瑞幸咖啡2019年5月17日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估值達20億美元,募資超過10億美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開設4507家直營門店,成為中國最大的連鎖咖啡品牌。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承認22億人民幣的交易額造假,隨後股價崩盤,市值驟減近50億美元,令投資人損失慘重。摩根史坦利、瑞士信貸、中金公司和海通國際,做為瑞幸咖啡首次公開募股的聯合承銷商,預計將面臨高額罰款。

中國公司財務造假會計事例也沒能阻止投資銀行的貪婪,華爾街投行明明知道很多中國公司存在欺詐行為,不遵守財務規則、報告規則和會計規則。但是他們仍繼續投資、並促成違規中企在美國上市,共同詐騙美國投資人。目前中國政府阻止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或美國監管機構檢查中國公司的審計工作文件,稱這些文件包含「國家機密」。依照商業規則,不管來自中國還是來自世界各地,任何想在美國上市的公司,都必須像美國公司一樣遵守真實的審計,遵守與美國上市公司相同的標準。

有一名叫孟宇(Ben Meng),出生並成長在共產中國,1995年到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就讀,是加州公共僱員退休系統(CalPERS)的首席投資官。CalPERS是全美最大的養老基金之一,為加州大部分州和地方公共機構的退休或在職的公職人員管理著超過3500億美元的資金。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曾報導過孟宇對「祖國」宣誓效忠。

加入CalPERS之前,孟宇在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AFE)擔任了三年的副首席投資官。國家外匯管理局是中國國務院下屬的行政機構,負責起草外匯市場活動的規則和條例,並管理國家的外匯儲備。中國的外匯儲備系統由中國政府嚴格控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重要機構之一。而宣誓效忠共產中國的孟宇竟然能成為美國政府3500億美元退休基金的管理者?美國人的退休投資組合中可能有近20%中國證券,美國人正在用他們的退休金來支持美國的最大敵人——中共政權。

澳洲知名中國問題專家漢彌爾頓(Clive Hamilton)和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馬曉月(Mareike Ohlberg),合寫《隱形的手:中國共產黨如何重塑世界》,深入剖析了北京與華爾街之間深厚且共生共存的利益關係。新書除了分析北京藉由與華爾街大亨交好,來影響華府決策外,也進一步拆解北京如何與華爾街利益綑綁,確保對美國政治、經濟影響力持續不斷。

1993年中國企業開始在香港上市H股,這些就是華爾街與中國紅二代結合的產物。華爾街投行如果認真對這些中國企業檢查賬目,根本就無法上市。但是為了合夥詐財,投行會協助這些公司把賬目整理的漂漂亮亮,通過香港證監會,在香港交易所掛牌,這些後來稱之為H股與紅籌股再經過包裝宣傳,形成搶購熱潮。華爾街投行、上市中國企業、中國紅二代,三方合夥賺大錢,等股票跌到谷底,虧死的全是散戶股民。

再舉另一個例子,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高盛集團協助下於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掛牌價為68美元,,募資金額為218億美元,加上承銷商擁有「超額配售權」,阿里巴巴此次IPO達250億美元規模。當日最終以93.89美元作收,使阿里巴巴的市值達到2314億美元,超越Amazon的1530億美元及Facebook的2025億美元,成為美國股市市值第四大的科技公司,僅次於Google、蘋果及微軟。隨著高盛集團聯合其它投行炒作下,股票最高達到200美元,市值超過4400億美元。

但250億美元股票並不表示全發行在公開市場,通常會由承銷商高盛等在一級市場由各大投資銀行、證券公司如黑岩、先鋒等認購;到二級市場開放散戶股民購買達到20%,即50億美元就很多了。股票大部份由投行、券商持有,少量在股市進出才好操控股價做多;等達到高點大戶分批出脫,阿里巴巴大股東和高盛及其他投行、券商大賺,再由散戶接手,被坑的永遠是美國股民。而從中賺錢最多的是華爾街投行,如高盛承銷手續費達3億美元、高點分批拋售股票價差,都讓投行們賺到滿缽滿盆。

1999年10月聯手富達以500萬美元融資給阿里巴巴取得40%股份的高盛(出資330萬美元),如果繼續注資且沒在2004年以2200萬美元出售給Yahoo和軟銀(2000年投資2000萬美元成為大股東)全部股份;在最高市值達4400億美元時,高盛還能再賺數百億美元。

馬雲在納斯達克上市前從Yahoo回購20%股份,2019年9月10日於阿里巴巴20週年年會上宣布辭任董事局主席,職位由張勇接任,傳說馬雲的400億股權已被捐贈給中國政府,阿里巴巴已形同中國國企。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在港股二次上市,但已坑殺美國股民無數。

中國自2001年加入WTO世貿組織未曾兌現開放銀行業的承諾,華爾街仍一直與中國保持著密切合作關係,助推了中國經濟發展而反噬美國;為獲得業務,僱用中國官員的親戚,如摩根大通以利益交換僱用中國紅二代,違反了美國賄賂法。為此摩根大通於2016年同意支付2.64億美元的罰款,瑞士信貸和德意志銀行也因類似做法支付了巨額罰款。

多年來,紐約華爾街的主要投行,扮演了為中國在海外融資的關鍵角色,比如融資中國新創企業、做股票上市承銷商、保薦人、財務金融顧問等,為中國輸血續命。

華爾街在上世紀90年代起就與江澤民家族有密切關係,這種利益綑綁關係在資本市場上非常明顯。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於2009年美國哈佛畢業就加入美國投資銀行高盛,任職於美國高盛香港的直接投資部門PIA(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1997年的中國移動,被認為是江澤民家族的地盤;2000年時,中石油是周永康家族的地盤;中海油一直是曾慶紅家族的地盤。摩根大通參與了廣深鐵路、中石油、中國鋁業、中國電信、阿里巴巴等等一眾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簡稱小摩)與共產中國的關係始於1973年,當時擔任大通銀行主席的大衛·洛克菲勒帶領第一個美國商業代表團訪問了中國。大通銀行當年就成為中國銀行首家美國代理銀行,並於1982年成為首家在北京開設辦事處的美資銀行之一。

小摩旗下的基金公司摩根富林明與上海國投簽署協議,合資成立基金公司。摩根大通作為商業銀行取得了經營人民幣業務和外匯兌換牌照,這為其在中國境內開展包括投資銀行業務在內的各項業務提供了便利。

摩根大通董事長哈里森大言不慚指出,小摩這樣的國際性金融機構能夠利用其寶貴經驗,幫助中國建立一個充滿活力、積極創新的金融服務行業。他們掌握這個過程所必需的種種工具,例如風險管理方面的豐富知識和經驗,對全球範圍資本市場的廣泛接觸,創造分散風險及促進競爭的新型金融市場的第一手資料等。哈里森表示與中國分享這些財富並將這些工具中國化。

再以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簡稱大摩)為例,其網站介紹,摩根史坦利「深耕」中國25年,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總額,超過3200億美元。

1995年8月,摩根史坦利入股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簡稱中金公司),和中國建設銀行是主要股東,摩根史坦利持股34.3%。中金主要為中國大型國企提供海內外融資上市服務,當時中國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由部門負責人逐步升為執行長。

摩根史坦利和中金,曾共同參與多個大型中企上市項目,以下僅舉數例:

1997年10月,中國電信(香港)首次公開募股(IPO),同時在香港和紐約上市,籌資42億美元。

2000年6月,中國聯通IPO,同時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籌資56.5億美元。

2000年10月,中石化全球IPO,同時在紐約、倫敦和香港三地掛牌上市,籌資34.6億美元。

2001年12月,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IPO,同時在紐約和香港掛牌上市,籌資4.86億美元。

2002年11月,中國電信IPO,同時在香港和紐約兩地上市,籌資15.2億美元。

摩根史坦利不是個案,華爾街的投行,協助中共大型央企、國企進行重組和IPO的現象非常普遍。

高盛(Goldman Sachs)幫助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以下僅舉數例:

1997年,中國移動通信於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40億美元。

2000年3月,中國石油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29億美元。

2002年7月,中國銀行(香港)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26.7億美元。

2004年,平安保險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18.4億美元。

2004年,中興通訊香港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4億美元,這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A股公司。

2005年,交通銀行海外上市項目,籌資22億美元,成為第一個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國有銀行。

2005年,中國石油於後續股票發售,籌資27億美元。

2006年,高盛還成功完成了中海油價值19.8億美元快速建檔發行項目以及中國銀行111.9億美元H股首次公開上市項目。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上市公開募股(IPO),募資218億美元。

在債務融資方面,高盛在中國牽頭經辦了四十多項大型的債務發售交易。高盛多次在中國的大型全球債務發售交易中擔任顧問及主承銷商,分別於1998年、2001年、2003年和2004年10月完成了10億美元以上的大型交易。

華爾街金融資本家在幫助中企募得數十億、百億、千億美元資金的同時,自己也獲利無數。但這些貪婪金融資本家餵養出了一隻食人巨獸,正要吞下美國,將美國轉化為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所滲透的不止華爾街,還有其它國際金融機構包括英國、德國,這些投資銀行經常吹捧中國的經濟成就而唱衰美國,也是餵食中國使習近平逐步實現其共產「新世界秩序、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幫兇。
https://i2.wp.com/rightpoint.site/wp-content/uploads/2020/09/105721510_132097131858873_5473066723444081889_n.jpg?w=720&ssl=1
圖為2011年9~11月佔領華爾街行動,因華爾街的貪婪發行次級房貸債券導致2008年開始經濟泡沫破滅甚至造成全球金融海嘯,數以百萬計美國人民失去房產、失業、無處棲身;而華爾街金融資本家與高管仍夜夜笙歌,使美國人民反感並抗議最富有的1%富人在經濟與政策制定上享有的特權。

The Right Points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揭祕拜登團隊多名成員任職中共背景公司
川普霹雳大行动!基辛格等11名国防政策委员会高级顾问被撤职
出大事 宾州要翻天 我们人民说了算 大选最高法判川普赢? https:
法官裁定:暫停宣佈紐約州民主黨衆議員「逆轉獲勝」
伊朗著名核科學家遇襲身亡 外長譴責國家恐怖主義行為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