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赂脹掳脛脤篓脨脗脦脜
林飛帆寫信給蔡英文 指勞基法成綠最嚴重政治危機
37年來外交大突破 美眾院通《台灣旅行法》
黃國昌府前抗議的六大戰略錯誤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18-01-09 23:08:22

黃國昌府前抗議的六大戰略錯誤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林昶佐、洪慈庸和高潞以用為反對《勞動基準法》修惡,自上周五起到總統府前靜坐禁食,58小時後的今晨,遭優勢警力強制驅離。資料照片



張見林 / NGO工作者

歷經三天三夜,時代力量在總統府前的抗議最後草草收場。全黨五個立委坐在那邊淋雨,不過,除了被拆帳篷引發同溫層的較高度同情與關注之外,他們的抗議可以說是雷聲大雨點小。神淋雨出場,卻落得這種下場。它唯一達成的效果就是,時代力量跟民進黨兩敗俱傷。講白了,這是一場失敗的運動。

從運動的角度來看,黃國昌所主導的這一場府前抗議,至少犯了以下六個戰略上的錯誤。

第一、在發動抗議之前,並未把運動的後果想清楚,也沒有取得全黨上下一致的支持。

運動有及神聖性、必要性、以及比例原則。也就是說,在發起一場運動之前,主事者必須謹慎思考,他們要什麼?能達到什麼?退場機制是什麼?很遺憾地,上星期五他們封鎖議場失敗之後,他幾乎是惱羞成怒,未經審慎思考,就宣布要衝到總統府。從那三天抗議現場直播中可以看出,不是所有黨團成員都認同,更別說支持者了。這一場抗議,完全是由黃國昌跟徐永明兩個人主導。高璐以用、林昶佐、洪慈庸都表現的若即若離。這就讓搞運動出身的民進黨有了分化的可能性。

第二、 他們抗議地點的選擇也犯了嚴重的錯誤。

走到總統府那天,如果黃國昌走到公園路跟凱道口就停下來,那事情的結局也許會很不一樣。黃國昌仗著自己是立委的特權,認定警察不敢擋他們。於是他們就長驅直入,一直跨過重慶南路來到總統府前。他們所在的位置,離總統府主建築,也就是國家元首辦公的地方只有幾十公尺。這樣子的距離,如果有心人士隨便帶把手槍,就可以直接射殺門口的衛兵,以及辦公室內所有人。

再怎麼民主的國家,也不會有任何國安單位允許國家元首的人身安全曝露在這麼高的風險當中。這就是為什麼拒馬迅速被搭建的真實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出入一定要查驗證件的唯一原因。當然,黃國昌跟他們的助理們絕對不會槍殺衛兵或元首,不過,一旦全面開放,龍蛇雜處,而且沒有任何安檢,我想請問黃國昌,他敢擔保悲劇不會發生嗎?悲劇一旦發生,他能負責嗎?

換句話說,他那天選擇在那個位置坐下,已經自己預先封死了群眾進來的可能性。這不是單純人權、民主、自由的問題,而是國家安全。他一腳踏進了國家安全的敏感地帶,然後哭天喊地,說拒馬太多。堂堂一個國會議員,國家安全觀念如此低落,才是國家真正的悲哀。

第三、 他選擇向蔡英文抗議,則是錯估了民進黨內部的局勢。

媒體已經大幅報導,這次《勞基法》修法的始作俑者是行政院。那他來找蔡英文幹嘛?說穿了,他想製造蔡英文跟賴清德的矛盾。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黃國昌還活在太陽花學運中不肯醒來,當時有馬王政爭,創造了太陽花運動友善的政治機會結構。然而,蔡跟賴之間沒有這種矛盾,當然也不會有這種機會結構。這就是為什麼蔡英文不會在他們面前妥協的根本原因。

第四、 他高估了自己的動員能量。

當然,黃國昌可以把人數少推給拒馬的阻擋。不過,如果他真的有動員能力,群眾要來,還是可以在拒馬外坐下來。可惜,他盼望的群眾完全沒有出現。而且,三天三夜的抗議中,他其實有其他選擇,比如說,走到拒馬外面。如果他有種走到拒馬外面坐下來,蔡英文政府再怎麼荒謬,也不至於再擴大禁制區。上萬人潮一旦真的跟他一起坐下來,民進黨的《勞基法》根本不用修了。所以,拒馬看起來是保護蔡英文,不過,它們也同時保住了黃國昌的面子。

第五、 他提早宣戰,犯了時機點選擇上的躁進主義。

《勞基法》修法的攻防與決戰點明明是從星期一開始,黃國昌卻在三天之前就到凱道抗議。這樣提早宣戰有一個很大的風險,它讓社會的情緒提早動員。任何運動都必須計算時機點,因為情緒是一個逐漸累積的過程。提早動員將會導致社會大眾身處在過長的情緒周期當中。

當然,如果黃國昌成功了,反《勞基法》的能量也許可以在臨時會開議期間衝到高點。然而,一旦他失敗了,因為情緒已經動員過了,真正決戰點來臨時,就會像是一場歹戲拖棚。能量沒了,運動沒有張力,社會大眾沒有新鮮感,如果未來幾天擋不下《勞基法》修法,民進黨政府當然要承擔後果,但是,黃國昌個人的英雄主義也必須被檢討。

第六、 他把政治鬥爭跟社會運動搞混了,以致於在自我認同上犯了嚴重的錯誤。

他已經是立法委員了,他的戰場應該在議場,否則人民選他出來要幹嘛。議場鬥輸了,就跑到街頭來找以前的朋友蔡英文。這實在是幼稚到極點的戰略思維。從民進黨的角度來看,他來總統府抗議,就是在做政治鬥爭。而一一旦被界定是政治鬥爭,兩個政黨皆會回歸到各自的本位主義,哪還有什麼過去的情誼?難道他真的期待,在賴清德跟他之間,蔡英文會選擇站在他那一邊嗎?

再來,社會大眾也認定這是大綠跟小綠之間的內鬨。藍的不會來聲援也就算了,最慘的是,那些一向自詡為進步的知識份子與公民團體也不想淌這躺混水。為什麼?因為他們有政治潔癖,他們從來不介入政治鬥爭。黃國昌明明是政治人物,還以為自己能在公民社會呼風喚雨,這個錯誤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寫這麼多是希望黃國昌個人能夠成長。民進黨往右邊走,往保守的方向走,對台灣來說,未必是件壞事。時代力量要更有戰略觀一點,不要莽莽撞撞,或是像小孩子一樣,抗議還要人幫他們找廁所。這是台灣政黨版塊重組的重要時刻,要做一個左派沒這麼簡單。長大一點可以嗎,黃國昌?

蘋果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台灣制裁走私石油給朝鮮的商人 美國表感謝
【油助北韓】控中國栽贓 陳世憲輕生獲救怒嗆「做鬼不會放過你」
一地两检冲击港大律师公会 主席竞争激烈戴启思当选
【觀察站】國台辦屬意「郭柯配」?是「夢幻組合」還是「白日夢」
对抗大陆飞航海峡中线 台驻各国代表投书抗议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