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脦脛脭路脪禄陆脟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我的签证与日本老丈夫的尴尬性生活
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2010-02-26 20:12:59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讀盛雪的詩
   
   
   盛雪的詩集《覓雪魂》終於出版了。捧著這散發著墨香的詩集,心裡是喜悅和感慨。作為她多年的朋友,早在十幾年前就想向外界推介她的詩作。如今,她多年的詩作結集出版了。這不僅是她的喜事,也是我們朋友們值得高興的事情,禁不住要寫一點文字來表達對她的祝賀,順便也說說閱讀她的詩歌的一些感想,與朋友們分享。
   
   
   
   
   民主營壘裡的優秀女性
   
   盛雪首先是作為一個向中共專制力量進行勇敢戰鬥的堅韌不拔的民主志士而被人們所熟知的。她是六四以來所堅守在民主營壘裡不可多得的優秀女性。她對民主的執著,她的政治智慧,以及她的德與行,已經逐步被人們所認知。其次,盛雪作為一個正直的富有社會道義和責任感的新聞記者,由於她的《遠華案黑幕》一書和多篇的新聞報道和時評已經為她贏得了聲望。
   
   盛雪自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了她的詩歌創作。作為「崛起的詩群」的一員,盛雪和她同時代的詩人一樣,在一場民族的浩劫中甦醒,搖蕩心靈,醞釀歌吟,發抒個人的痛苦、希冀和歡欣,折射著社會的迷茫和躁動,跟整個民族一起,進行著理性回歸後的思索。她的詩作,除了散佚的,現存約170多首。從創作的數量看,從詩歌本身所包含的思想深度、藝術成就看,盛雪以她特有的優雅和淡然,驕傲地站在當代的詩人行列。
   
   悲憤出詩人。備受歧視的家庭背景,坎坷多蹙的個人遭際,世態炎涼的社會人情,專制獨裁的政治制度,加上盛雪本人的敏感心靈,富有才情的秉賦,激發了她的創作熱情和靈思妙想,於是,詩歌便從心中流淌而出。盛雪自己說,「詩歌那時是我黯淡無光的生活中一盞暖暖的燈,是我寂寞無趣的日子裡一個秘密花園,是我孤獨無依的旅途上一排環翔的信鴿。詩歌是我的密友、談伴、情感的依靠。」這些從她少女時代開始創作的詩歌,承載著她的歡樂和痛苦,追求和迷茫;透露出她的心的歷程,詩的情懷。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對生命困惑的憂鬱
   
   盛雪的詩歌,尤其是早年的詩作,基調是憂鬱的。正因為她比一般人更能敏銳深切的地感悟生命的悲劇性,所以,她的詩歌所瀰漫的憂鬱,是一種青春萌動的憂鬱,是一種對生命困惑的憂鬱,也是一種優美高雅的憂鬱,更是一種洋溢著浪漫氣息的憂鬱。
   
   請允許/我將這朵欲謝的紫羅蘭/這昔日的歡娛/這將逝的記憶/留給自己/……/我將這花兒偷偷的珍藏/願它從我這裡得到慰籍(《悲哀的紫羅蘭》)
   
   託物言情,古之已然。有人自比梅花,以示孤傲;有人自喻秋菊,以示高潔;有人自況海棠,以示嬌美。在春日裡,高貴淒艷的紫羅蘭也和百花一樣,貢獻了她的華麗,而今卻落得個飄零遺棄的命運。詩人通過她的惜花之情,表達了她對命運不公的哀怨。
   
   盛雪出生在一個「反動」的知識份子家庭。因家庭屢遭迫害變故,幼年被送往農村寄養,而飽嘗了生活的艱辛和人情的冷暖。天生具有獨立反叛個性的她,在中學時代就成了一名「反動學生」,備受欺凌和歧視。這些苦難的生活經歷,形成了她外表沉靜堅強,內心敏銳情感豐富,崇尚自由,獨立不羈,瀟灑飄逸的性格特徵,於是發乎為聲,就成了她的詩歌。
   
   你竟留下這樣一段長長的/一段空白/任由我用寥寂去塗改/真的就將整個冬天/豎在惶惑之間/那憂鬱的冰山/會不會在陽光下/慢慢化開/或許/該用染透了憂傷的唇/吻出一片太陽沉落的/海(《憂傷的太陽》)
   
   這首詩想像之奇特,意境之瑰麗,可以直追晚唐李長吉。你又怎能想像,用「寥寂」去塗改空白,把「冬天」豎在「惶惑之間」,用「染透了憂傷的唇」,「吻出一片太陽沉落的海」?然而,詩人確實是這樣想的。她調動了驚人的想像力,賦予一些抽像的概念以質感,又為讀者留下了的想像空間。全詩籠罩在一片浪漫的憂傷之中,末尾,又呈現出亮色——太陽沉落的海,該是多麼燦爛輝煌啊!
   
   滲透著憂鬱感傷氣息的詩作,在盛雪的詩集裡俯拾皆是。這不是一種矯情,而是詩人對於生命本質的認識和個人命運遭際使然,是詩人對憂傷的美學追求。創作於1982年的長詩《我戀著那個逝去的冬天》,更是一首感人的憂傷的心曲。出生在60年代的盛雪,由於毛澤東的倒行逆施,引發了席捲全國的、持續數年的大饑饉,中國大地哀鴻遍野。「文化大革命」爆發了,她的家庭和全中國千萬個家庭一樣,開始陷入了永無休止的劫難之中。從那時起,她的全家,包括幼小的她,被社會開除了!她的父母自顧不暇,根本不可能給她以關愛。生活沒有愛和溫暖,祇有恐懼和眼淚。苦難的生活,給她幼小的心靈蒙上了永遠也無法抹去的陰影,也造就了她憂鬱的氣質。這首詩,是一個孤獨的靈魂的自訴。她運用了象徵的手法,傾訴了她不為社會所容,沒有歸屬感的孤寂情懷。她嚮往溫馨美好的春天:飄落的蒲公英;鋪著丁香花瓣的小路;遠天有一抹藍;白鴿悠悠地迴旋;玫瑰色的晚雲,擺開天庭花的盛宴。然而她深深地知道,春天不屬於她!她徒然地尋求溫暖,她祇得走回嚴寒的冬天。冬天屬於她嗎?也不。詩的結尾,她寫道:
   
   祇怕/那冬/那無情無義的冬天/會把我關在門外/而永遠讓我在/冬天/和/春天/之間。全詩像一支憂傷的曲子,在一個悲愴的音符上嘎然而止。
   
   在盛雪的詩作裡,有不少是表現一種流浪、尋覓和漂泊的情懷,可看作是對黑暗現實的一種反抗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還是讓我走吧!/去蒼漠的沙島/去極地的荒原/把早已遺失的愛 /更遠遠的拋卻/寄託給天際的一隻鴻雁/……(《我是一棵紅柳》)
   
   屈原《離騷》詩曰: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在不滿現實,執著地追求理想這一點上,盛雪是和古人暗合的。有一件事,頗能說明她的漂泊情懷的緣由。在她上初中的時候,由於不堪忍受校方的迫害和歧視,她瞞著家人,獨自出走,在北京郊縣流浪了一個星期。這是一個很淒涼的故事,14歲的她,書包裡裝了一些饃饃,就上路了。這是一個少女對無愛的人生的一種抗爭。她要尋找沒有迫害,沒有歧視,沒有眼淚,祇有愛,祇有溫暖,祇有歡欣的人間樂土。後來在她20幾歲和友人籌劃出國,為祖國尋找光明之路,便是這種追求的自然延伸。其實,盛雪長年不怠對中國民主化的努力,何嘗不是一種對理想的追求呢!盛雪把他的詩集命名為《覓雪魂》,便是她對生命意義的追求,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對自由民主的追求。這種理想主義的孜孜不倦的追求,貫穿著盛雪的生命裡。
   
   
   情詩構成主要篇章
   
   盛雪是敏感的,敏銳的,也是多情的,情詩構成了盛雪詩作的主要篇章。以下的這首《丁香時節》便是代表。
   
   我忘卻了自己/當你向我走來的時候/輕風搖著朦朧/在夜的靜寂中升起
   我/卻無法將你忘記/即使你/終有一日/悠閒地從我的身邊走去
   我便將那朦朧/和那深沉的夜/葬在心底/那裡沒有欲開的丁香/也不會有碧綠的草地
   那裡依然是/輕風搖著朦朧/在心的墳墓裡升騰
   我來 祇是為了送你這夜色一半/丁香花該都開了吧/月夜朦朧一片/自然界啊/總是這樣協調自然
   正如我們/沒有見面/何需告別
   我閃開穿梭的人群/決不會走到你的面前/我祇是怕/星光淡淡/我獨自一人掛念著那石崖上的幽蘭
   將這些夜色帶了些去吧/讓那幽蘭/也在你的夢中輕眠
   小雨飄起來了/我向小雨深處信步走去/我不知道/小雨為什麼會飄/我 又去向哪裡
   不要用驚奇的目光看著我/這束謝落的丁香/是為了死去的你/你那目光/曾讓我把丁香當作玫瑰
   難道它此刻/看不到我的心底/你 已葬在那裡/一座荒蕪的墳墓/陣陣輕風/伴著藍色的煙霧
   這丁香沒見它開/就已枯萎了麼
   小雨飄起來了/丁香花似染上淚滴/我帶著它/向小雨深處走去 走去
   
   這首詩是1983年所作。盛雪善於營造一種朦朧的氛圍,一種為哀傷所籠罩的氛圍。這首情詩,就瀰漫在一片孤寂、靜謐、幽僻、感傷的氛圍之中。這裡的愛情,沒有如癡如狂的歡樂;沒有欲生欲死的痛苦;沒有激情四溢的纏綿悱惻;沒有海枯石爛的山盟海誓;祇有靜寂深沉的夜,朦朧的月色,心的墳墓,孤寂的幽蘭,謝落的丁香,朦朧升騰的輕煙,孤獨的我和活在我心中的他,盛雪所勾勒出的是一幅朦朧中哀傷的冷色調畫面。愛得似乎不在意確又那麼刻骨銘心,淡淡的思念卻又那麼柔腸寸斷,內斂含蓄的手法使作品更有張力,更有想像的空間。欲隱欲現的「你」,在春夜小雨裡踽踽獨行的「我」,一切都似夢非夢,一切都是冷色調,娓娓道來,淺吟低唱,如泣如訴,把一個深情的女子描摹得活靈活現。
   
   《等你 在黃昏的路燈下》描摹了一次約會:我,在黃昏的街邊,等待著「他」的到來。此時,初放的華燈,透過樹叢,映射出五彩的光線。「我」的心裡一片光明,編織著美麗的夢,想像著「他」的到來,忘卻世間的煩惱,忘卻過去和未來,把「我」擁入懷中,慰釋長久的思念。月朗風清,「他」在黃昏路燈的彩線中走來。然而,沒有溫柔,也沒有狂放,走近身邊的「他」,驀地轉身,甩下一個厚重的背影。心猛然跳動,夢醒了,天際點點殘星,世界又變得冷酷和孤獨,盈眶的淚眼,幻化出千條彩線!這首詩短促的音節和跳躍的構圖,與女主人急切的期盼和情感的變化,十分合拍。
   
   
   對光明的不懈追求
   
   人的一生中,常會有一個時期的晦暗日子。那個時候,你的努力付之東流,你的真誠被人誤解。你最需要的是愛和友誼,溫暖和理解。然而,你信任的人誤會你,你的朋友拋棄你,你感到孤獨,感到萬念俱灰。於是,你祇能在自己的心靈的祭堂裡默禱,希望陽光照耀你的身上,希望光明降臨你的生活,使自己恢復勇氣和信心。《太陽與我(一)》就是盛雪這個時期的作品。
   
   太陽出來了/被埋葬的/終究是黑暗和已被/遺忘的我/我,不再抬頭去看太陽/我要永遠的背著太陽去周遊/生活的角落/……/可是啊!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這首詩寫於1983年4月。那時的盛雪,左衝右突,企圖沖決命運的羅網,把自己從以往的生活超拔出來。但是有一天,當她坐著搖晃的公共汽車,在黑夜中駛往工廠,她陡然發現,她還是原來的她,她的一切努力都是枉然的。她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把她推向過去的生活,她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在憤懣和絕望之餘,她寫下了這首詩。
   
   太陽是光明,是溫暖,是歡樂,是幸福,是愛,是真,是善,是美。可是她感到,她和黑暗一起,被太陽埋葬了!她感到世界空曠、沉寂、悲涼、冷漠,她祇能永遠的背著太陽去周遊生活的角落。但是,她又不甘心被黑暗吞噬,於是就發出悲愴的呼喊: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我多想迎著太陽走!」是一個年輕美麗的生命對黑暗世界的悲號以及對光明的呼喚。對光明的不懈追求,可以說是盛雪的人生最主要的價值觀。不管是作為一個詩人,還是中國民主運動奮勇前行的戰士,或是一個富有社會良知的新聞從業人員,追求光明,都是盛雪生命的主旋律。在盛雪的詩歌裡,不論吟詠愛情,或感時傷序,或排遣悲懷,或感歎命運,或謳歌自由,無不透露出她對光明的強烈渴望和追求。在2001年11月作的《諾言》中,就有突出的體現:
   
   有時真想停下追趕太陽的腳步/寧靜的夜晚享受一份應該屬於我的溫柔
   孤身上路去追趕我命中注定的信念/去追趕背叛的太陽搶回陽光還你溫暖
   我用心守護著行囊中的諾言/一定要追上太陽在天亮之前
   
   實際上,盛雪對光明的追求已經昇華成為她的使命感了。
   
   
   寄情故國的羈旅情懷
   
   在古往今來的眾多優秀詩人裡面,感懷身世寄情故國的羈旅情懷,一直是他們的心靈的歌詠,並留下許多不朽的篇章。
   
   盛雪去國18載,至今不能回到魂牽夢繞的故國。這對於一個對祖國無限摯愛的人來說,這種放逐的痛苦,恐怕要比歷史上所有文人騷客要來的濃烈。因此她的羈旅情懷,已經跳出了單純的個人遭際。實際上,這種放逐不啻是民族的悲劇。盛雪的有些詩作,也表現了她對漂泊的一種傷懷。
   
   夜的拐角/車撞進了一片荷蘭的街道和村莊/道路靜寂兩側昏黃/陡然間/瀰漫的孤寂挾裹了我/在荷蘭夜的道路上飆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村莊/陌生的來路與過往/每一扇窗/都在迷茫的昏暗中/低訴著難言的心事/每一縷跳躍的光線/都在洩漏著/時間無情拐過街角/從此散落無蹤永不相聚的哀傷/透過淚/燈光閃爍輝煌/迷濛交織成網/最是那一扇扇目瞪口呆的窗/窺視我/在靜寂哀傷的夜裡/迷失網中央/滿心淒惶/從德國的杜塞爾多夫/到比利時的布魯塞爾/車輪不經意的捎上了荷蘭夜幾條街/的無奈和惆悵/轉不過去的傷痛/驀然在街角擁吻我的淚光/十年後的某個瞬間/憶起今夜的感傷/會以怎樣的心情凝望/是否會記得今夜泣訴的燈光/是否會記得是為誰落淚淒惶/天際陡然一抹亮/灼痛了夜幕邊怯怯的哀傷/回程的羽翼/塗上了晨輝的寒光/不敢想/多倫多/不敢想 夏未央 心沉落 情更殤/。(《荷蘭夜的燈光讓我心傷》2007年5月19日)
   
   2007年5月,盛雪出席布魯塞爾舉行的「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會議,與幾位友人在從德國境內返回布魯塞爾搭機途中,偶然的誤入了荷蘭的一片鄉鎮。這本是一次極為平常的插曲,可是卻勾起了盛雪的羈旅情懷。前幾天還在布魯塞爾議論風生的討論和謀劃中國民主大計的盛雪,此時成了一位傷感無助的天涯羈客。其實,盛雪有著熱情狂放、超脫淡然、浪漫憂鬱的多重氣質,而她內心深處的孤獨更是無所不在。所以,在一個普通的月夜,因為迷路而進入荷蘭一片普通的街道和村莊,也會叫她觸景傷情,鉤起她對人生和情感的迷茫和孤獨感,有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的飄零淒楚。這時候的盛雪,柔弱多情的女子本色顯露無遺。
   
   
   奔騰激越的交響樂
   
   像許許多多有良知的中國人一樣,六四也成為盛雪的人生分水嶺。如果說,她的人生歷程及其政治理想,必然會使她走上為中國民主化而奮鬥的道路的話,那麼,長安街上的血泊,正是促使他毅然走上這條道路的直接動因。
   
   出國之後,盛雪的詩歌風格為之一掃。如果說盛雪出國之前的詩作是一首淒婉柔美哀傷的小夜曲的話,那麼,她在國外的佳構,變成了磅礡奔騰激越的交響樂。經歷了「六四」變故的盛雪,從個人的情感跳了出來,視野更加廣闊,詩歌風格變得沉鬱,感情更加濃烈,題材擴展到了社會。她的許多新作,都是以六.四為題材,以一個流亡者的心態,書寫家國之愁,民族之憂。創作於1991年的《留住火種——為紀念六四兩週年而作》便是她新詩風的代表。
   
   逝去的歲月是荒塚是黑暗的洞穴/沒有星星也沒有微風/祇有夜祇有夜又濕又冷壓過來是無數個/破譯不了也作不斷的噩夢/無數顆啟明星閃過的天空/被劈開被暴虐在血中浸了又浸孤獨地/懸掛著再也沒有太陽的升騰/沒有太陽 朋友/伸出你的手/讓我們留住火種
   
   生活龜裂在額頭在瞳孔在無數個/希望失望的瞬間撕碎了夢/舉著蒼白的彷徨馱著悲愴的苦難/顫抖地捧出一個發霉的憧憬/一行大雁從死亡的弧線上飛過/用蘸血的羽毛悲哀的燃燒天空/燃燒所有慘淡的永恆的日子/燃燒永恆 朋友/舉起這火把/讓我們留住火種
   
   讓我們留住著溫暖這光亮這還狂妄著/理想的流浪者還狂妄著明天的太陽/黑暗被火洞穿夜在逃亡黎明大步走來/八面是風是搖撼一切吞噬一切的烈風/路上不再是荒涼的驛站腳步不再踏響苦難的/夯歌用我們的火把搭起靈魂的基架/浸血的大地蒼勁地崛起我們的生命/我們的生命 呵!朋友/讓我們留住火種/留住火種
   
   這首詩韻律鏗鏘激越,感情悲憤濃烈,筆力雄健,怒濤排空,是一種金剛怒目似的悲號。血色的蒼涼,烈火燃燒的天空,搖撼和吞噬一切的烈風,反覆詠歎的呼喊,構成了一幅血與火的畫面,表現出作者對屠殺的憤怒譴責和對民族悲劇的愴然。這裡,不再是自怨自艾的低吟;不再是借物寄情的感傷;不再是留連悱惻的思念;這裡,已經是昇華了對民族的悲憫,對暴政的決絕,對正義的呼喊,這裡是長歌當哭!盛雪並在幾首書寫六四的詩歌中深刻剖析了,國人對待六四這樣的大悲劇的心裡和行為特徵,以及所產生的深遠影響:如《距離是近是遠》、《記憶與背叛》。
   
   自出國就被拒之國門之外的盛雪,對故國的眷戀情懷已經成為一根敏感的神經,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常常一句話,一個景色,都有可能把思鄉的情懷勾起。這其間她也創作了一些思鄉詩歌,包括《年輪與家的距離》、《思鄉》、《鄉情》、《雲層似鐵》等。盛雪多年來所追求中國民主化正是基於對祖國的熱愛,正是基於對祖國人民的責任和關懷。可是正是這個「祖國」卻把她放逐了18年。
   
   
   對白話詩發展的貢獻
   
   上面所列舉的盛雪的一些詩作,僅僅是本人在閱讀欣賞中的一點個人感受所及,不能代表她的所有佳作。
   
   盛雪的這本詩集所收入的170多首作品,加上一些斷想,作為一個詩人是夠豐厚的了。加上其中確實有不少經得起反覆吟詠的佳作,盛雪應該是毫無赧色了。
   
   上個世紀80年代崛起的詩群的作者們,他們大多數沉寂了。盛雪卻在生活環境多番變換之中,始終勤奮的繼續耕耘,用靈巧傳神的文字記錄下她的情感和人生。我們通過欣賞她的詩作,看到了一個民主主義社會活動家豐富的內心世界,看到了一個情感豐滿的她。
   
   白話詩作為一種文學樣式,自五四以來,還在探索之中。儘管出現過不少寫作白話詩著名詩人,可是,在中國的文學發展的長河裡,白話詩還遠遠不能跟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相提並論並在中國文學佔有一席之地。盛雪的詩歌實踐,可以看作是對白話詩的發展的一個貢獻。
   
   中國當局明令禁止盛雪的詩集在大陸出版。所謂的全國「掃黃打非」領導小組,向全國的工商等下屬單位下發文件,把盛雪的詩集列入禁止出版之列。一個弱女子的一些個人感懷的詩歌,居然引起了一個號稱崛起的大國如此的恐慌,這著實有點叫人感到可笑和悲哀。在21世紀,在一個有著悠久詩歌傳統的文明古國,竟然還發生被禁止出版詩歌的咄咄怪事。好在這個世界還不是他們能一手遮天的,正如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盛雪的詩集還是出版了。
   
   普希金曾經說過:我為自己建造了一座非金石的紀念碑。普希金以自己的不朽詩篇使自己永恆。凡是人類優秀的精神作品,專制力量是無法禁止的,歷史無數次的證明了這個真理。
   
   我相信,盛雪的詩歌出版,一定會為她贏得更大的尊敬和聲望。
   
   
   
   (2008年1月12日)
   
   ──轉自《北京之春》08年2月號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全文完)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