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網 世界民意論坛 金山自由論坛 網上文革博物館 中國知青歲月 信仰與生命 飲食與健康 文苑一角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脜脩枚脫毛脡煤脙眉
六四32|天安門刧後餘生 張前進:談饒恕是對死去的人不公義
余杰: 警惕海外華人教會成為共產黨統戰獵物 2021-06-09 20:57:38

【余杰專欄】警惕海外華人教會成為共產黨統戰獵物
作者 余 杰
習近平時代的“三自會”(我不認為三自系統是教會,故不稱其為教會)掛習近平像、賣習近平著作、唱紅歌、升國旗,已經是一種“新常態”。這種“新常態”迅速向海外華人教會蔓延,蔓延迅速甚至比中國武漢肺炎病毒還要快。
評論人晏哲在《教會學校唱紅歌只是開端》一文中披露,澳門一間教會學校的過百名學生在大三巴牌坊前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有關事件引發社會熱議,且批評意見居多。教會學校的學生,本該是耶穌基督的門徒,卻被強行組織起來在教會聖堂遺址前高歌要成為無神論的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哪裡還談得上有宗教信仰自由呢?
https://www.city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182928197_2896327950633427_5905921207072363152_n-768x768.png
評論人晏哲在《教會學校唱紅歌只是開端》一文中披露,澳門一間教會學校的過百名學生在大三巴牌坊前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圖/取自訊報臉書評論人晏哲在《教會學校唱紅歌只是開端》一文中披露,澳門一間教會學校的過百名學生在大三巴牌坊前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圖/取自訊報臉書

在香港和澳門,「愛國等於愛黨」已變得越來越清晰,鄧小平當年承諾的“可以愛國而不愛黨”早已收回。外交部駐香港前特派員宋如安回應傳媒提問時表示:「我們講愛國,並不是說愛一個文化的、歷史的中國,而是愛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他強調,「愛國者必須尊重中國共產黨」。

無獨有偶,澳門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早前在澳門中聯辦舉行全國兩會精神傳達會上表示,二零二一年是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是在澳門做好有關宣傳中國共產黨黨史的機會。他認為,若在澳門的愛國主義教育,不能夠將中國共產黨的認知和認識,與愛國主義教育有機結合起來,這個缺憾和空白永遠存在,讓人有機可乘。

事實上,中共中央、國務院二零一九年推出的《新時代愛國主義教育綱要》中就明確指出:愛國的本質就是愛黨,而且要用習思想來武裝全黨,要從娃娃抓起,要約束規範一切領域,要引導港澳台維護統一。

晏哲認為,教會學校染紅只是開端,隨著香港、澳門加強愛國教育的聲勢越來越浩大,若社會對此再不重視,沒有形成足夠強大的輿論壓力向「紅色校園」說「不」,只會是「沒有最紅,只有更紅」。現時連教會學校都已經如此不顧廉耻、背棄信仰了,教會本身的染紅不就如多米諾骨牌一樣嗎?

隨著香港的日益“內地化”,香港教會的“三自化”也如脫韁野馬般一路狂奔,三自愛國教會“香港分會”的正式掛牌指日可待。在教會內部,反抗者或入獄、或流亡,經過這一輪的“逆向淘汰”,剩下的掌握權力的,很多都是拜撒旦教的偽信徒。比如,原本是英國國教會的聖公會,很快改換門庭——如今,香港的圣公會恨不得成為中共治下的第九個“花瓶黨”。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是一家香港教會聯合組織,成立於一九五四年。其官網資料顯示:“目的在推動整體教會的聯合見證和宣教工作,致力服務港人,關心香港。同時亦與普世教會和合一組織保持聯繫,彼此關懷,分享資源。作為香港教會合一的象徵,協進會努力促進教會合一及普世精神。”然而,其宗旨冠冕堂皇,其事工、活動卻讓人瞠目結舌:該組織日前的一場網上講座,講者赫然是因發表若干親共言論遭到諸多基督徒唾棄、又因涉性騷擾女職員而辭去協進會總幹事和循道宗學校校監等職務的盧龍光。
https://www.city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jpg-jpg.jpg
前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盧龍光,因發表若干親共言論且涉入性騷擾案件而辭去總幹事一職。圖/取自網路前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總幹事盧龍光,因發表親共言論引發爭議,且涉入性騷擾案件而辭去總幹事一職。圖/取自網路

在其他任何世俗的機構和單位,涉入如此醜聞的人物,大概都會銷聲匿跡、閉門思過。為什麼偏偏在基督教的機構,此類人物可以一夜之間鹹魚分身,重新以光鮮的面目出現,乃至登上神聖的講壇,大言不慚地宣講被其曲解的聖經真理?

盧龍光此前多次公開否定香港的抗爭運動,為共產黨辯護說“中國沒有民主,不是共產黨的錯”。在回應我的批評文章時,他又說,不能將中共政權與納粹相提並論,中共在相當程度上代表了中國民眾的利益。同時,他對中共打壓宗教信仰自由,拆毀教堂和是十字架,關押數百名家庭教會的牧師和信徒,完全不置一詞。

親共之人,必然人品卑劣。政治立場的墮落,必然牽動整個生命光景的黑暗化。就在盧龍光振振有詞地充當中共發言人之際,他涉性騷擾學校女職員一事曝光,教會成立的五人調查小組一致同意指控成立,予以譴責。然而,盧氏因為有共產黨在背後撐腰,活動能力宛如超人,居然在極短時間內動員其他教牧,合力推翻了調查小組裁決。《明報》等媒體報道說,這是對事主的二次傷害。盧氏在意的是他的“清白”,哪裡會考慮教會的名譽受損,當然跟是對受害者窮追猛打。教會內的公義,為什麼比教會外的公義更少呢?
我在臉書上看到一位曾經在美國宇航局任職的退休科學家、後來獻身傳道事業的牧師貼出的一張海報,是馬來西亞華人浸信會神學院組織的一系列網上講座,與之並列的一位講者居然是因舔共早已聲名狼藉的梁燕城。我立即在臉書上留言,告知梁的情況。這位牧師回答說,他不知道這些情況,邀請講員是組織方的決定,與之無關。

https://www.city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1430351153-1.jpg
中共的政協委員之一梁燕城。圖/取自加拿大中文電台中共的政協委員之一梁燕城。圖/取自加拿大中文電台
普通的香港和加拿大的民眾,對梁燕城的本質早已有清醒的認識。然而,很多不關心時事的基督教徒偏偏對此一無所知。這位牧者以前是科學家背景,整日在實驗室中工作,自然可以“兩耳不問窗外事”。但是,在其人生下半場的福音事工中,若仍然保持只管自己的兩畝三分地的習慣,只研究神學,只講授聖經,顯然是不夠的。這個案例很能說明問題——若改換在西方教會的背景下,一位履歷清白、德高望重的牧師,會願意跟一名為納粹辯護、沉溺在酒色財氣中的假基督徒同台演講嗎?

梁燕城是中共的政協委員,是海外華人基督教界最大聲為中共的暴政辯護的名人之一。他污衊以自焚抗議的藏人是恐怖分子,他聲稱新疆根本沒有集中營、人人安居樂業,他更宣揚說中國基督徒的宗教信仰自由不比西方少。

加拿大一群有良心的華人,對梁燕城指鹿為馬的言論義憤填膺,聯名寫信給電台抗議,電台最終停掉了他的節目。就連世俗的媒體也不願再讓梁燕城繼續放毒,為什麼基督教的教育機構和媒體仍然給他機會,巧言令色地為中共塗脂抹粉?難道基督教的教育機構和媒體是不問是非善惡的藏污納垢之地?
馬來西亞華人浸信會神學院的前任院長王美忠支持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以此為主題召開研討會,興高采烈地認為這是開始了一條傳福音之路,卻枉顧馬來西亞本身亦已淪為中國這一劣質殖民政策的犧牲品。這種對習近平政權及其政策的誤讀,說得好聽是輕信、是愚蠢;若仔細深究,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乃是因為信仰根基的鬆軟動搖,缺乏基本的人文社會科學的常識和訓練,缺乏從聖經真理而來的屬靈的分辨能力。

一家支持一帶一路的華人神學院,對梁燕城之流敞開大門,不足為怪。這不是用所謂的“學術講座、學術中立”就可推卸責任。對於此事,說“臭味相投”或許有些過了,但說“不分好歹、不辨黑白”應當是恰如其分的。這樣的神學院,能培養出基督的精兵來嗎?

我在臉書上又看到恩福機構主辦的一場教會歷史的講座,主講人居然是在美國某神學院任教的姚西伊,講題是《民國時期基督教與馬克思主義的互動:以吳耀宗為例》。
https://www.city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45aec55bgy1gqfxm5um1ej20nf0y1n17-529x768.jpg
恩福機構主辦《民國時期基督教與馬克思主義的互動:以吳耀宗為例》講座,主講人為在美國某神學院任教的姚西伊。圖/漢語基督教研究網恩福機構主辦《民國時期基督教與馬克思主義的互動:以吳耀宗為例》講座,主講人為在美國某神學院任教的姚西伊。圖/漢語基督教研究網

恩福是一家在北美的、致力於基督教教育和學術的非盈利機構,長期以來在此一領域做出卓越貢獻,培養了大量基督教界的學術和文化人才。我曾經訪談過恩福的創始人和會長陳宗清牧師。於是,我立即聯繫陳牧師,告知姚的特殊背景,陳牧師表示,以前他不知道這些情況。

姚西伊是類似於丁光訓、趙復三和吳耀宗式的人物,很可能是中共安插在海外華人教會的一枚棋子——從他近年來的所作所為就能看出。難怪他對三自運動的積極發起者吳耀宗這樣的歷史人物有興趣,因為吳耀宗就是他的一面鏡子。

姚西伊是二零零六年香港“中神事件”的主要操作者之一。該年五月十二日,在美國總統布殊與我、王怡和李柏光會面僅八個小時以後,時任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代理主任的姚西伊立即寫電郵給我和其他兩位弟兄,說“鑒於近日引起廣泛關注的某些國際事件,我們認為目前邀請您來港已不適宜,因此決定暫時取消您於今年六月十一日至二十四日來我中心做訪問研究的計畫。”

當時,香港媒體廣泛報道此一事件,並質疑說:“奇怪的是,打著信仰自由、學術自由招牌的宗教精英也要屈從世俗權力、看京官臉色辦事……讓學術自由蒙羞,更讓神蒙羞的楊慶球教授、姚西伊代理主任:你們將如何面對上帝?如何面對《聖經》?如何面對廣大的基督徒?如何在神學研究機構繼續混下去?”
神學家陳佐人牧師拍案而起,撰文題為《神學無疆界,愛心無懼怕》之長文,文章指出:“不論事件背後如何,此次明顯已經產生二後遺症:加強了香港以及海外華人教會之‘恐懼文化’(culture of fear),令更多同工噤若寒蟬,不單不敢說真話,特別不敢為中國家庭教會說真話。其次會使國內家庭教會對海外華人教會,特別是華人神學界,產生困惑,甚至是失望。”在文章的末尾,陳佐人牧師特別強調:“神學之自由表彰於神學之獨立性,獨立於人間一切的權勢,只服膺基督與其真道,單單認信‘上帝之道永遠長存’(VDMIA)。勇敢對世界說‘不’之神學﹐必定為受苦之神學﹐為基督之名受苦﹐與肢體‘為福音同受苦難’。”
此後,在我訪問香港時,楊慶球主動約我見面,代表中神方面正式道歉,並賠償因機票作廢導致的經濟損失。在場作證的有《時代論壇》社長李錦倫及林國璋牧師。然而,始作俑者姚西伊卻始終未曾露面並道歉——完成了黨交代的任務,大概他在忙著數算賞金吧。
據說,此事嚴重影響了中神的聲譽及募款,姚西伊被迫辭去中神的職務,然後潛入對他的背景並不了解的美國的神學院,繼續做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有家庭教會的弟兄告知,他多次阻撓多位家庭教會的弟兄到他任職的神學院就讀,這些弟兄也向神學院方面提出抗議。
中共的統戰無遠弗屆,海外華人教會並非擺脫了中統戰黑手的一方淨土。中共對海外華人教會的滲透、統戰與操控,若中共政權崩解之後,若干檔案材料解密,根據這些資料足以寫成數十篇博士論文或專著。到時候,我很有興趣來寫作這方面的論文。
如今,我只是約略檢討近期觀察到幾個例子,提醒海外華人教會及機構,提高警惕,增強辨別能力,為上帝當好“守門員”,不要讓盜賊竊取了聖壇的榮耀。
六都春秋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