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脨娄脤赂脤矛脧脗脢脗
白宫官员:美台交往基于非官方关系 确保符合美台利益
白宫印太事务官:不会声明保卫台湾
赵紫阳留下的遗憾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1-05-05 20:51:13
赵紫阳留下的遗憾
Xiaokang Su
【按:八九中的五四,趙紫陽出面介入學潮。4月23日他在學潮關鍵時刻出國访问朝鲜,被認為給了李鵬可乘之機,乃是他一生的最大失誤。很多人问:趙紫陽为什么要到朝鲜去?趙紫陽自己说:他在1989年4月19日请示过邓小平,邓小平跟他说:「你去,回来以后你任军委主席。」其實即使沒去朝鮮,趙紫陽依然要跟鄧小平博弈,這種高層權力之爭,乃是影響學潮走向的決定性因素。此文寫於2015年。】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了。人们爱说「一个人逝去,一个时代结束」那一类的话,我觉得,只有赵紫阳配得上这句话,也令我想起一些悬而未决的话题,值得再议。
「六四」是一个双输的结局,八十年代的改革势头,一败涂地;更糟的是,中国二十五年大倒退,贫富迸裂,山河破碎,人们会问,这个最坏的结局难道不能避免吗?
学生绝食和赵戈会的「抛邓说」,是当年的两大关键。赵紫阳说出「最后决策人是小平同志」,在民情汹汹的当下,无疑坐实了邓小平「垂帘听政」的大忌,导致情势急转直下。二十年后,有论者评说赵的抛邓,乃「画蛇添足,一言丧邦」。
赵紫阳事后称他「始料不及」;在留下的「录音谈话」中,也未对后世交代清楚这桩公案,可知他忌讳、顾虑甚重。我们不知道,这个悬案,今后将会以怎样的面目获得澄清?
赵紫阳成功几率渺茫
2007年初,宗凤鸣记述《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在香港出版,立刻上了香港畅销书头名。争鸣杂志刊文称赵家后代及赵的一些秘书并不赞成发表此书。
赵谈到天安门学潮。5•4亚银讲话后,七所大学复课,形势已缓和,这时何东昌却放话说赵讲话跟「426社论」不一致,不代表中央。赵紫阳在谈话中说:『由此学生就越发有顾虑,要求对「426社论」有个说法,而那边一些人则坚持「426社论」不能退,并还搜集一些有刺激性的材料往邓那里送,还发表一些刺激学生情绪的话,搞两面挑。而我和学生也没有联系,两面都不买我的帐,我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学生这边愈要求对「426社论」有说法、对政府施加压力,邓的那边决心也越来越大;学生闹得越越厉害,李鹏、北京市委对邓小平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这就形成了僵局。』
此乃一场历史大波澜的漩涡、风眼、关键细节,一个低劣格局的政治运作的奥秘。它也令人联想起晚清,光绪下了秘诏给谭嗣同,后者却去找了袁世凯,于是帝制维新的契机丧失,王朝崩溃、军阀坐大,社会解体,又为血流成河的革命作了铺垫。
一个偶然的因素,某个人的选择、错失、性格毛病等,导致了长久的历史走向,其背后的制约因素,则是极为浅显的。颟顸的历史怪兽哪里会有什么规律可寻?不过是无数人的偶然行为的一个综合结果而已——前现代社会的结构,没有横向联系,特别是其权力结构中,上层与下层更无联系渠道,所以权力顶峰即使存在所谓「改革者」,其成功的几率也很渺茫,毋宁只是运气和赌博。
假如赵紫阳赢了
他会不会是另一个叶利钦?叶氏当政九年,搞私有化贱卖国产,两年里制造出27个十亿美元的富豪,而全国民不聊生,人口持续下降。后来叶利钦选普京接班,重拾「大俄罗斯主义」(一如今日中共的「民族主义」),继续跟欧美搞冷战。实际上,历史背后的制约因素,即俄国的落后社会诸因素,苏联七十年暴政的后果,均要浮现出来的。共产社会转型,也不是一场可以人为设计的工程,同样无法靠哈耶克所批判的「致命的自负」取胜,毋宁依然是一场人吃人的游戏而已。以共产社会之粗糙、野蛮、低级程度,经济组织之简陋、人性之低劣,种种配合条件之不具备,去走资本原始积累道路,只怕是比十八世纪更血腥——这后来由江泽民、胡锦涛两代完全验证了。
邓氏改革因其不过是要「改革」前面的一场毛式乌托邦试验,而不免仍旧是一场试验。这场实验原本就是一场共产党保江山的政治赌博,其前提是没有所谓「民众意愿」的,其衡量标准也只有一个,看它能不能奏效,指标只有一个:「经济起飞」,它弄成了就是它赢了,别人也是无话可说。
赵不下台的话,由他来主持后来的所谓「改革」「起飞」,是不是会不一样呢?这种预设虽然没有意义,但社会的制约是同样的,换了谁来做,大概结果不会大不一样。从他的晚年谈话来看,对于「把鱼汤重新变成鱼」,他似乎也只有「市场经济」一个思路,而对其血腥腐敗也并无想象力。大概共产党人的理念以反私有制为圭臬,要他们「变通」出有法治的市场概念来是不可能的,一如不是共产党人的张五常,日后替江泽民设计「市场经济」,虽也借助赵紫阳的理念,却是彻头彻尾的血腥的「羊毛吃人」。
赵紫阳的突破
赵紫阳的光彩,在被废黜之后。第一次拒绝检讨,是拒绝了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诱惑;第二次拒绝检讨,又放弃中央委员,接下来就是长达十六年的软禁,这都在中共历史上创了纪录。党史上拒绝作检讨的总书记只有两位:陈独秀和赵紫阳。
赵紫阳拒绝认错的更大意义,很少有人论及,此意义在于,他突破了共产党纪律的约束。
中共这种「列宁式政党」的特色,是「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一个领袖集团」,这要靠所谓「党的纪律」来保障,党员服从「纪律」,乃是「党的生命」,也是这架机器的运作机制。所以,周恩来說过一句经典名言:「你可以犯政治错误,不可犯组织错误。」
我们可以比较两个人:赵紫阳和万里。
「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这是八十年代的一个传世佳话。
但是后来所发生的,却是一个「米(万里)有愧于粮(紫阳)」的故事。
万里曾被赵紫阳反反复复地引为「志同道合」者,说他是中央领导人中「坚定支持改革的人物」,在八九学潮中,万里也曾预定召开人大常委会否决戒严令,后来万里被软禁,他的尝试被邓小平轻易摆平。
万里后来在压力下沉默了。邓小平去世后,赵紫阳又呼吁万里站出来,「小平在时不可能有别的说法,小平不在了,我觉得万里不应该再有什么顾虑了。谁能怎么样他?」但万里依然沉默,其实他已噤若寒蝉。1997年9月赵紫阳给十五大写信,再次要求重新评价「六四」,宗凤鸣请张广友将这封信送给万里,据说万里看到此信后,神情紧张,叮嘱不要外传;另一个传说,在家中,万里的子孙两代人,站成一个圆圈,齐刷刷朝老爷子跪下恳求:您一旦站出来,我们所有人的前程全都完了!
赵紫阳与《河殇》
《河殇》的命运,跟赵紫阳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其背后又牵扯一个极为重大的权力问题、政治危机,是直到今天,大部分人都并未觉察到的。
赵紫阳在录音带里说:
『李先念在「反赵」行动中非常积极,他既是前线人员,也是幕后主脑。1988年10月,第13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大会上,曾有计划公布架构重组。但王震突然攻击《河殇》,要求中央委员会正式发出批判。我没有理会。那次事件之后,叶选宁(叶剑英之子)告诉我,王震当着他面前极力告发鲍彤,说他是支持制作《河殇》的无赖──这是王震从李先念口中听到的指控。』
我们要问,1988年左右,所谓「八大老」为什么要在「倒胡」之后,紧接着就「倒赵」?「六四」这场冲突,有一个早就被人们忘怀的背景,那就是中共的权力继承问题。经过「文革」,老人帮的教训是,他们打下的江山,只有交给他们的子女才放心。「六四」冲突提供了一个契机,使他们如愿以偿,中共这个政权也从此变成一个封建的「家天下。「六四」屠杀二十年来,中国和世界都遗忘了许多,却从未明乎于此。
「倒赵」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起初,赵紫阳阻挡王震攻击《河殇》,仅仅是不想再回到「文革」旧路上去;但当王震进一步莫须有地指控「鲍彤支持制作《河殇》」,就是为了构陷赵紫阳支持「自由化」——别忘了,胡耀邦就是被指控「纵容自由化」而下台的;由此,老人帮也终于找到了颠覆赵紫阳的「政治罪名」,所以「八九」风云一起,李鹏便乘势扳倒赵紫阳,是注定的。
当年的这个历史背景,在今天颇有参照的意义。习近平终于在「六四」二十年后,从江胡手中接过江山,「太子党」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夺权」——25年前「八大老」和邓小平,不惜野战军开进首都杀人,初衷就是要把江山交给「我们自己子弟」;到头来,习近平、王岐山必须先整肃政敌,扳倒徐才厚、郭伯雄,才拿得到军权;同时,也必须扳倒「上海帮」周永康、「团派」令计划等。只有一个「反腐败」名目,还给他们剩着,尽管「太子党」其实是最腐败的。坊间有一种论调,称「大老虎」周令徐等,是所谓「平民党」,似乎习近平之「选择性反腐败」,俨然是一场「阶级斗争」,好像我们老百姓又快要「吃二遍苦、遭二茬罪」似的。照这种说法,近二十年来的掠夺、强拆、冤屈、血腥,还有无数的荒淫无耻,就一笔勾销了。所以,横竖中国都是平民的地狱。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
https://scontent-sjc3-1.xx.fbcdn.net/v/t1.6435-0/p180x540/182170236_10159309561953331_1516611952475995744_n.jpg?_nc_cat=109&ccb=1-3&_nc_sid=730e14&_nc_ohc=lcUaTz9adeUAX_Vas2b&_nc_ht=scontent-sjc3-1.xx&tp=6&oh=171fad89d0deadacfc39e915083f652f&oe=60B8ABF2

脧脿鹿脴脦脛脮脗
习近平要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战狼外交走到头了?
狂接客60人找「爸爸活」 24歲女公務員下海解悶
比爾蓋茲新書裡的「高風險創新」是門好生意,只是泡泡可能快破了
紐時:川普是二戰以來美國民主最大威脅 用選票讓他下台
与中国划清界线——美国华人当中的新“切割派”
hit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