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意网 头条新闻 港澳台新闻 大陆新闻 综合内容 笑谈天下事 娱乐风情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 脥路脤玫脨脗脦脜
美国将把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情报公布于众
拜登总统要求美情报界收集分析新冠病毒起源信息的声明(全文翻译
如果英特爾自己重新打造 ARM 處理器會發生什麼事

脢脌陆莽脙帽脪芒脥酶 2021-05-27 20:58:55
如果英特爾自己重新打造 ARM 處理器會發生什麼事
作者 痴漢水球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3/31173407/RKL-CPU-Back-624x437.jpg
因蘋果自研 M1 取代英特爾處理器,微軟 Windows On Arm 看來有點像玩真的,加上 Arm 伺服器處理器看似在市場有些斬獲,讓「英特爾勢必重新打造 Arm 處理器產品線」觀點又再度炒作(雖然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類型文章 87% 都是用 Mac 寫的)。且論點普遍都過度去脈絡化,把 Arm 的搶灘成功講得如此雲淡風輕,是假裝沒看到這些年來,那麼多過江之鯽的先賢先烈(像屍骨未寒的高通 Centriq)嗎?難道需要筆者再另外撰寫一篇「Arm 伺服器 10 年奮鬥史」弔祭那票壯烈犧牲的市場先驅?
筆者之前撰文分析過 AMD 重新啟動 K12 計畫、進攻 Arm 伺服器的可能性,也以伺服器市場的視角,重新介紹英特爾與 AMD 這 20 年來的 x86 伺服器戰爭編年史。現在筆者就以較另類的角度,檢視並分析英特爾做這件事的可能性。

首先,英特爾這 30 年內,兩個最錯誤的決策,都剛好跟 DEC 有關:

伺服器市場不延續 Alpha 累積的成果(包含讓執行 Windows NT 的 Alpha 系統可執行 32 位元x86 的Windows 應用程式FX32!二進位碼轉譯器),硬著頭皮跟 HP 發展 IA-64 指令集與 Itanium 處理器,還種下讓 AMD 趁勢崛起的種子。
行動處理器市場因「x86 義和團之亂」,對所謂「龐大的IA軟體生態」產生莫名其妙信心,相信 x86 處理器可滿足「所有市場」的需求,2006 年 6 月以 6 億美元,將發展自 DEC StrongARM 的 XScale 賣給 Marvell,地位由「原子小金剛」(Atom)取而代之,試圖進攻所有可想到的新興市場,接著就是長達 10 年「無往而不失敗」的慘烈旅程。畢竟 x86 指令集架構與英特爾習以為常的商業模式都有根本性弱點。
筆者每次想到 2003 年秋季 IDF 發表 XScale 專用的 Wireless MMX 指令集,就略有唏噓之感。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5/24094956/intel-wireless-mmx-technology.jpg
英特爾當初為何會主動拋棄當時性能最優秀的Arm處理器產品線,說法眾說紛紜,但一般不外乎「缺乏搭配的高品質基頻晶片」、「前智慧型手機時代的使用者,並沒有那麼追求性能」、「功耗過高」、「價格昂貴」、「智慧型手機的市場比重太小」等等。
2007 年,也就是英特爾賣掉 XScale 的隔年,如同我們所熟知,一支叫 iPhone 的手機問世了,開啟智慧型手機市場的蓬勃發展,以上五個問題也漸漸迎刃而解。
已故的英特爾第五任執行長 Paul Otellini 曾在卸任時表示「拒絕為 iPhone 生產晶片是最錯誤決定」,近期回鍋英特爾接任第八任執行長的 Pat Gelsinger,也在節目透露這件事是英特爾最大失策,也在 IDM 2.0 策略明示「代工蘋果晶片為主要目標之一」。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5/24095059/intel-IDM-advantage.png
值得一提的是,曾任英特爾首任技術長的 Pat Gelsinger 並非 x86 義和團成員,如同更早就跳槽到 EDA 大廠 Cadence 的企業平台事業群總經理 Mike Fister,他也曾是 Itanium 的重要支持者之一。當他剛離開英特爾轉戰 VMware 時,大概是對英特爾「放生」Itanium 心有不甘,還一度對媒體表示「Itanium 其實有賺到錢」,搞到英特爾被迫發新聞稿「闢謠」。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5/24095206/intel-itanium-processor-family-roadmap-e1621821136798.png
講白了,英特爾這間公司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喜歡 x86 神主牌,更何況處理器業界的所有高層和從業人員,哪位不是當代兩位 RISC 大師 David Patterson 和 John Hennessy 的私淑弟子,不記得那句「x86 只有創造它的人才會喜歡」名言嗎?

不過我們也知道,英特爾要在製程技術與服務水準(別忘了晶圓代工的本質是「服務業」)追上台積電仍有很大難度,加上智慧型手機晶片市場早已飽和,手機品牌前三大(蘋果、三星、華為)都自研晶片,剩下的也都被高通、聯發科和展訊等蠶食殆盡,先別說英特爾再度投入自有品牌的手機處理器是否還有競爭力,連代工這件事都可能會利潤低到讓英特爾投資人無法接受。即使英特爾傾盡全力研發出傲視世界的 Arrm 處理器,做到超越蘋果的程度,蘋果也不太可能走回頭路,放棄自主研發團隊了,願意賞賜代工訂單給英特爾就該謝主隆恩。

回到主題,如果英特爾想重返 Arm 指令集相容處理器,究竟有哪些誘因?筆者大致可歸納出以下幾點:
假若微軟真的認真經營 Windows On Arm,讓蘋果 M1 的移轉方式,有機會如法炮製到 Windows 生態系統,創造出「價格更便宜、並能透過模擬器高速執行現有 x86 應用程式」的 Arm 個人電腦,除非英特爾有絕對把握,靠著回歸鐘擺節奏,有能力在微架構層面,維持效能與能耗比優勢,否則英特爾就不能不跟進推出可相容 x86 平台腳位的 Arm 處理器,甚至還得仿照當年 IBM 的 PowerPC 615(通吃 PowerPC 和 x86),不惜血本推出相容兩套指令集的產品,讓「典範轉移」從自己左手換到右手。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3/29110241/image1.png
雲端巨頭紛紛自行開發晶片的當下,英特爾想確保資料中心市場霸權,很可能只剩下一條路:快速替客戶客製化想要的晶片並提供生產服務,這也許是英特爾 IDM 2.0 背後真正目的,以及不得不重新投入 Arm 指令集相容處理器的苦衷:研發全新產品動輒 5 年的漫長時程、難以 Time To Market 並快速對應新興應用,正是 x86 處理器最大的宿疾。
https://img.technews.tw/wp-content/uploads/2021/05/24095340/tick-tock-development-model.png
以上都是筆者「最樂觀」的個人推測,英特爾一定有足夠研發能量研製出頂級的 Arm 指令集相容處理器,但「商業」和「政治」仍遠比技術更具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業務重心已經轉移至雲端服務的微軟,是否有必要再造全新的個人電腦生態系統,本身就是巨大的問號。技術做得到是一回事,大費周章做這件事是否有利可圖,又是另一回事。
此外,隨處無所不在的工業電腦及物聯網應用,幾乎清一色都是 x86 統治疆域,也是最保守的客戶族群(難怪英特爾 IOTG 供貨期從 7 年延長到 15 年,AMD 的 Embedded 現在也有 10 年),微軟和英特爾主動毀滅 x86 生態圈的結果,最後的得益者恐怕不外乎 Nvidia、RISC-V 體系和 Canonical 之類的開源軟體陣營。這兩間公司都不可能沒想過這種可能性。
姑且不論事態如何演變,讓全世界最大的處理器廠商擺脫 x86 的包袱,竭盡全力研製的 Arm 指令集相容處理器,到底會如何讓人眼睛一亮耳目一新,還是重蹈 Itanium 覆轍,實在相當令人期待──假如這件事真的發生。
(首圖來源:英特爾)
美国之音

脧脿鹿脴脨脗脦脜
全球10大重災國 9國用中國疫苗
余茂春:特朗普对中政策的“拨乱反正” 在美欧得到延续
澳大利亚总理呼吁七国集团和世贸组织惩处中国经济胁迫
POLITICO独家报道:五角大楼拟组建海军特遣舰队压制中国军事扩张
美國下一個大殺器:斷絕華爾街給中共輸血,清除美國資本市場的中
hit tracker